吉秦扫了一眼院墙上站立着的伊贺忍者众们,便将眼神重新看向了坐在石椅上的高山千兵卫,目光平静如水,没有任何多余的波动。
原本想要看吉秦惊慌失措甚至跪地求饶的高山千兵卫失望了,原本在杯碎之后摆出的一副胜利者的嘴脸却是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起来了。
“高山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吉秦不知道吗?吉秦是知道的,但是有些东西需要时间来完成,所以吉秦打算试试能不能拖延一下时间。
“旗木中忍,怎么?还看不出来吗,甲贺流的天才忍者,不要告诉我这你都看不明白?”
原本有些意兴阑珊的高山千兵卫一下子便神气了起来,此刻的高山千兵卫想起了十天前,吉秦在自己店里打了自己儿子和伙计的那副神态,那种不屑。现在风水轮流转,该是自己神气的时候了,该是自己表达不屑的时候了。
“高山老板,我想知道,你为何要在下的性命,我们似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吉秦皱着眉头,似乎真在回忆自己与高山千兵卫之间到底有什么必死之仇。
“哼,旗木吉秦,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原本想着,等你收会赌债之后,我找人教训你一顿,让你不敢来要酬金便罢了,没想到,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打狗也要看看主人吧!”
高山千兵卫冷哼一声,将吉秦从回忆拉回了现实,而这个时候,又有四名忍者走到了吉秦的身周,呈四角状将吉秦围在了原地。
吉秦扫了一眼包围住自己的四个中忍,他们的所有资料便已经出现在了吉秦的脑海之中,四名中忍,武力最高的不过七十,不过合围之下,吉秦还是需要一点时间解决他们四个的,而院墙上和身后的八十余名普通忍者们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如此来看的话,吉秦似乎已经处于必死的绝地了,如此一来,吉秦罕见的出现了紧张的情绪,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紧张过了,是什么时候来着,对了,是从树林里遇见野猪那一次,从那以后,这应该是第二次紧张吧,真是让人怀恋的感觉啊。
“怎么,高山老板不打算为我介绍一下这些同行吗?看样子,似乎是伊贺狗啊!”
吉秦身周的四名中忍还没有说话,甚至高山千兵卫也还没有说话,四周的伊贺忍者众们却是一个个对着吉秦纷纷破口大骂起来,面对如此境况,高山千兵卫在一旁看着吉秦冷笑不已,而四名中忍看着吉秦的目光从原本只是看死人的而已,变成了现在看一滩烂肉。
吉秦掏了掏耳朵,撇着嘴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名中忍,眯缝着眼疑惑的问道:“怎么,你们伊贺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