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我在书评区了一个关于一百张推荐票是否需要加更的调查,请各位书友朋友踊跃提出您的意见!)
面对这突然逆转的形势,高山千兵卫一下子呆愣住了,下意识的往院墙上看去,手中的茶杯却是悄然滑落,掉落于地,茶水沾湿了他的鞋子,却毫无察觉。≧
“这,这,这怎么可能,伊贺的忍者不是去袭杀你的手下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还能出现在这里!”
高山千兵卫近乎咆哮似的对着已经被近乎绝望的伊贺忍者围攻的吉秦,他现在只希望吉秦能够分心一下,然后被伊贺的忍者乱刀砍死或者抓住,这样的话自己还有逃生的希望。
不过高山千兵卫失望了,吉秦并没有被他影响,甚至可以说都没有听见高山千兵卫说什么,在被绝望的三十余名伊贺忍者围攻的那一刻,吉秦便变得十分专心,眼中只剩下敌人的身影,耳中只有敌人的脚步声与兵器划过空气的破空声。
吉秦虽然没有回答,但是高山千兵卫还是得到了答案,两颗头颅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到地上之后还相互碰撞着翻滚了几圈,稳稳的定在了高山千兵卫面前的空地上,借着月光,高山千兵卫将这两颗头颅的面容看得十分清楚明白。
“啊!”
高山千兵卫吓得从石椅上跌落了下来,手指着地上的两颗头颅,哆哆嗦嗦的看着院墙上头颅飞来的方向,眼神中满是惊恐与绝望。
“怎么,高山老板,这两个人可都是你请来的伊贺中忍哦,不认识了吗?”
杉谷善住坊把玩着手中的十字飞镖,不无嘲讽的道,不过看了一眼已经被这先是大喜,后是大惊给吓得抱头跌坐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高山千兵卫,杉谷善住坊撇了撇嘴,“嘁”了一声后,便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泷溪,大人被围攻呢,咱们要不要上。”
“你对大人的实力没有信心吗?不要说是这点人,就算是伊贺百余人全上也难伤大人分毫,何况你没看弥次郎都没上吗,我们着什么急?”
杉谷善住坊顺着泷溪的目光,看了一眼从麻雀屋进来之后便站在一边没有动弹的松下弥次郎,笑道:“我这不是想加深一下在大人心中的印象吗?”
泷溪瞥了一眼杉谷善住坊,顺手一飞镖解决掉一名准备使用暗器偷袭吉秦的伊贺忍者之后,抿嘴道:“你要是真想提高自己的地位,就多做事,大人不喜欢溜须拍马的人。”作为吉秦的同级生,泷溪自然知道吉秦的一些脾性,是以善意的提醒了一下杉谷善住坊。
杉谷善住坊歪了歪嘴,不再说话了,两人不说话,场中便只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