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现决定一百推荐票加更一章,另外,每天在原有更新的基础上最多只加更一章,毕竟没有存稿,大家见谅!今天的加更在晚上七点左右。 )
“你死了,你的东西照样是我的。”
吉秦心中暗想道。
“大人,你看我把谁抓来了!”
高山千兵卫刚死,杉谷善住坊便一脸喜色的提着一个年纪比他打了很多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时不时还踹上提拖着的年轻人一脚。
吉秦定睛一看,不是高山千兵卫的儿子,刚刚领自己进来的高山光夫吗,想不到居然被杉谷善住坊给抓住了,也好,正愁高山千兵卫死了不知道银库在哪呢。
“大人,还不给我跪下。”
杉谷善住坊先是向吉秦打了一声招呼,便一脚踹在了高山光夫的腘窝(膝盖后面那个地方)处,将高山光夫直接踹得跪倒在地,然而高山光夫尽管被踹得跪倒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副十分不服气的样子。
吉秦皱了皱眉,一旁的泷溪一巴掌甩在了高山光夫的脸上,打得高山光夫直接趴在了地上,一口老血混合着几颗碎牙吐了个一地。
“怎么,你的样子很不服气呀,你父亲和你父亲请来的伊贺忍者都死了,你还有什么倚仗?”泷溪一脚踏在了高山光夫的脸上,而高山光夫倒地的位置十分凑巧,双眼正对着他父亲死不瞑目的双眼。
若是一般人,怕是早已吓得不轻了,然而高山光夫看着自己面前的高山千兵卫,却是出了一阵嗤笑。
这一幕看得吉秦等人皆是有些错愕,都有些搞不明白高山光夫是怎么了,面对死亡如此洒脱吗?想到这里,泷溪等人对高尚光夫颇有些钦佩起来。
“哈哈哈,这老东西死的好啊,看在是你们杀的,我就不介意你们打我的事情了,现在,你们都走吧,我要回去休息了?”
高山光夫一边说着,一边吐着血沫子,神情却是像在施舍吉秦等人一样,听得吉秦等人一愣一愣的。不过吉秦可不打算听什么狗血的故事。
“呵呵,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凭什么说你可以不介意我们打你的事情,我还是很期待你介意的。”
吉秦从地上拿起一把太刀,缓慢的插在了高山光夫的面前,轻轻一弹刀身,刀吟声起,仍旧被泷溪用脚按在地上的高山光夫咽了一口口水,强自镇定道:“怎么,以为我是吓大的吗?我告诉你,我安排的五十名武士已经把这里包围了,你们要是识相的话,就把我放了,不然你们就等死吧。”
吉秦侧头看向在一边无聊的帮着其余忍者们收拾战场的杉谷善住坊,用一阵很小但高山光夫能够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