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难道还有什么更加快的解决这些东西的办法吗?一把火后,谁又会知道是我们干的。 ”
吉秦瞥了一眼杉谷善住坊,泷溪扯了他一下,将杉谷善住坊还想说的话给憋回了嘴里,不过吉秦看得出,他还是很不服气。
“泷溪,我们走后,你带着你的小队继续留在京都两天的时间,在这两天,你必须借用之前京都的细川晴元打回来的留言,将放火的事情推到细川晴元那里去。”
“我相信,三好长庆一定已经有了收拾麻雀屋的心,你要借用它,这样,我们旗木家既不会背上损害甲贺信誉的骂名,也不会让人查到是我们做的这一切,至于具体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我只要结果,明白了吗?”
“是,泷溪明白,一定不会让任何从这件事中现我等的影子。”
“很好,住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眼见着泷溪拍着胸脯打下了保票,吉秦将头转向了还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杉谷善住坊。
“大人,住坊还是觉得放火的话有些太过了。”
“混账!你把旗木家置于何地,你要是怕就给我放火之后留下来,照看火势!”
吉秦大骂了一句,一脚踢在了杉谷善住坊的腹部,将他踢得飞了出去,一旁的泷溪赶紧站到了吉秦的面前,请求吉秦饶过杉谷善住坊,吉秦说要放火之后却也是有一些后悔,这里毕竟是商业住宅区,而且又是深夜放火。
一旦没有人及时控制的话,吉秦还真说不准会死多少人,但是话已出口,吉秦不可能再突然收回了,便借着杉谷善住坊的话趁势就下了一个台阶,并且还将杉谷善住坊安排下来控制火势,至于那一脚,吉秦用的只是巧力,看着挺远的,没什么用。
杉谷善住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嘻嘻的跑到吉秦的身前,乐道:“谢大人!”
“嗯!”
吉秦平静的点了点头,泷溪看着自家的大人和杉谷善住坊,却也是明白了些什么,笑着捶打了一下住坊的胸口,两人便继续指挥起了手下的忍者们打扫战场。
深夜,吉秦骑着小白龙,率领伪装成行商的忍者众们拉着十辆马车,离开了京都,而在吉秦等人离开后,麻雀屋中燃起了一阵大火。
在杉谷善住坊与泷溪两组的共同控制下,大伙很巧妙的烧毁了麻雀屋与麻雀屋靠近的两家没有人居住的店铺之后便被“惊醒”的街坊们给控制住了。
随后的两天,京都之中细川晴元打回来的消息一时间甚嚣尘上,而在泷溪小组的引导下,各家探子纷纷得到一份麻雀屋雇伊贺的忍者收回赌债,却被细川晴元注意到了。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