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数个春去秋来,如今的吉秦已经十五岁了,距离上次京都麻雀屋一战也已经过去了四年,在这四年间,吉秦的不算很大,除了面相更成熟了一些,一些属性上升了许多之外,武力值仍旧停留在四年前的八十九点上没有任何改变。≥
吉秦知道,自己的武力值已经到了瓶颈,若是没有外力的刺激或是一朝顿悟,吉秦怕是再难以寸进了,尽管如此,吉秦仍旧不断磨练着自己的武艺,期待着突破瓶颈后爆的那一天。
这四年,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旗木家了,旗木城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毕竟吉秦只是将旗木城作为一个临时居住点,维持着旗木城的现状,保持着旗木町的和谐便已足够了,却是没有大力展什么,仍由弥次郎积累行政经验。
还有一个没有变化的,便是旗木五百忍众了,数量是没有任何变化,仍旧是五百人,不过在质量上,却是有了很大的改变,这四年来,五百忍众虽然时有伤亡,但是吉秦都会立即从忍着训练场里招募新的忍者。
经过这四年的磨练,现在旗木家的五百名忍者已经名副其实的成为了甲贺所有忍者中最精锐的忍者,甚至名声传遍了全日本。
现在但凡是有一定规模的黑暗势力,对甲贺旗木家五百忍众的大名无不是如雷贯耳,除了伊贺外,甚至有忍着流派传出,凡是与旗木五百忍众执行相反任务时可以放弃任务的命令。
这一点吉秦不是很清楚,只是这四年来,五百忍众的伤亡率倒是下降了很多,其一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越来越高了,其二可能也有上述的原因。
而五百忍众的强大也代表着旗木家的强大,尽管旗木家已经十分强大了,吉秦仍旧将旗木家摆在对抗伊贺流的最前线。
这四年来,原本的十位下忍小组长们亦是6续被吉秦提拔为了中忍,另外还从原本的忍者众中提拔了五十名下忍,旗木家的人才倒是丰富了起来。
至于旗木家的财政,这么些年来,泷溪等人虽然为吉秦6续“找”来了一批商人,但是吉秦却少有看得上眼的,而且吉秦也不会忘记这些商人看自己的眼神,那种蔑视,那种对忍者的不屑一顾,而这些人,也被吉秦处决掉了。
虽然大多人都瞧不起忍者,不愿为吉秦卖命,但是人嘛,总有一些异数,他们以暂时合作为前提,答应为吉秦效力,凡是商业所得利润吉秦获六成,而吉秦为他们提供货物,这些人里,以增田长盛为,不过吉秦自信,增田长盛会成为自己的“五奉行”之一的。
而吉秦则是安排了一名下忍带领一个小队负责保护增田长盛等人的安全,并且为增田长盛在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