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之后,吉秦等人来到了尾张国织田家本据清州城城下町之中,此时的清州町中的町民皆被笼罩在即将到来的战争阴云之中,人人自危,街道上虽有行人,但也十分匆忙。
刚刚住到宿屋之中,吉秦便将部下的忍者众全部散了出去,查探织田家现有力量,以及今川家的动向。
安排了各自的任务之后,多广等人便领命而去,留下吉秦一人在房中思考着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这场战役。
如今自己等人已经来到了尾张国,那么就不可能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这场战役,必定是以历史的见证者的身份,也就是参与者的身份进入这场战役。
而参与者,又分直接参与与间接参与两种,吉秦如今便在思考自己该以哪种方式参与这场被上天眷顾的战役。
第二天,吉秦看完织田家的现有力量调查报告后,起身朝着清州城行去,他要求见一次织田家当主,清州城城主织田信长,那个被誉为“尾张大傻瓜”的男人,无论吉秦用何种身份参与这场战役,只要吉秦心中不是向着今川家,那么获得织田信长的一定信任便是必须的。
清州城天守阁,此时的信长正躺在自己妻子浓姬的大腿上,看着屋顶着呆。
“主公,城外有一人求见。”
一名小姓样的下人恭敬的在房外对房间内的织田信长汇报道,而织田信长却没有一丝反应,浓姬温柔的拍了拍信长的额头,见信长并不理会,便开口对小姓说道:“可知是何人?”
“禀主母,那人自称甲贺忍者旗木吉秦,想要求见主公,侍卫本想将他驱赶,却被他一人打翻了二十余人。”
“哦,忍者吗,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求见我这个大傻瓜,难得难得,带他来见我吧!”浓姬正要说话,信长却是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等到信长说完,小姓领命而去,浓姬整理了一下信长的衣角。
“夫君,浓姬告退!”
“无妨,你便与我一同看看这个叫旗木吉秦的忍者吧!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个人?”
信长一拉正在起身的浓姬的手,将浓姬拉回了自己的怀抱,随意的问道。
浓姬皱起眉头,想了许久,才轻笑道:“夫君你真是说笑了,忍者的世界浓姬哪里知道,想来这个叫旗木吉秦的应该也是一个无名之人吧,不过能打翻二十余名守卫,武艺倒是不错。”
信长哈哈一笑,细声道:“这旗木吉秦可不是一个无名之人啊,他可是近江甲贺最强的忍者啊,上次我听泷川一益提起过他,说这个人若是一直都是忍者的话,必定能够统一日本忍界,所以,我可不是听见他打翻我的人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