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织田军行至半路,暴雨突降,吉秦遥望桶狭间山上今川义元的本队,现本来布阵的足轻们大都四散躲雨去了,或树下,或马下,或板车下面,或是几人一起支起一块布条用于遮雨,很快的,吉秦便现自己并不能清晰的看见远方的敌军了,只是还保留着一点点模糊的影子。
吉秦看向身边的织田信长,信长点点头,从马背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喊道:“全军听令,目标敌总大将今川义元,记住,不要收取人头!前进!”
“嘿嘿吼!”
织田一千五百人的“大军”加行军起来,犬太郎亦是学着吉秦的样子,将手中的长枪提在手中,在大军急性之中,保持着胯下马匹的体力,为最后的突袭做着准备。
桶狭间山上今川义元本阵,今川家大将松井宗信拨开今川义元本阵的帘幕,从暴雨之中走了进来,在一旁抖了抖身上的雨水,跪坐在了正在吃饭的今川义元的面前,担忧的说道:“主公,方才有斥候来报,西北方向有军队的吼叫声,怀疑是织田家军队正在向本队突袭,请主公定夺!”
咽下最后一口饭,今川义元用毛巾擦着嘴,为自己和松井宗信各倒了一杯茶,自己喝了一口,等到松井宗信无奈之下也喝了一口之后,才平静的说道:“如此暴雨,斥候听错了也是常理,汝却是不需理会,等雨停后,加快行军,今晚余要在热田神宫犒赏三军。”
“是!不过,主公,吾以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还请主公下令。”
“荒唐!余问汝,织田小儿总军力可达几人!”
“四千余!”
“织田小儿实际能有多少人!”
松井宗信在心中算了一算,方才答道:“不到两千!”
今川义元捧起手中的茶杯,轻抿了一口之后放下茶杯,继续说道:“余之本队五千足轻,虽久不经战事,却也不是织田小儿区区两千人便能打败的,何况是今日之暴雨,宗信,汝多虑了!”
“是!如此,宗信告退!”
松井宗信一口将杯中茶水饮尽,向今川义元行礼之后便要起身离去,今川义元却是一手拿折扇按住了松井宗信的身子,另一手又为松井宗信的茶杯倒入了茶水。
“主公还有何吩咐!”
“余听闻部下之中偶有留言传出,皆是说余应该直接轻兵突进,以迅雷之势包围织田家本据清州城,如此一来,尾张国一战可定。可有此事?”
松井宗信脸色数变,在今川义元那浑浊的双眼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