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根据以往烧经历,一般是一个星期左右。 ≥ ≤现在码字基本都是趁着头不昏的时候码,所以一般要很长的时间,大家见谅,抱歉。
“上总介大人,今川义元在此!”
吉秦骑着小白龙,挑着今川义元的头颅来到了在一旁指挥士卒与今川家旗本武士交战的织田信长的身旁,而因为吉秦的到来,今川家剩余的旗本武士们都看见了吉秦枪尖上的今川义元的头颅。
大多数人都丢下了自己的武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只有一小部分人,悲痛的挥舞着武器想要冲上来从吉秦的手中抢回今川义元的级,不过却被织田军的士卒击杀在了半途。
织田信长从吉秦的手里接过今川义元的死不瞑目的头颅,端详许久,一把扔给了刚刚走过来的前田利家。
“遍传诸战场,吾要让天下人知道此事!”
“是,吾即可去办!”
前田利家学着吉秦之前的方式,用手中的长枪挑起今川义元的脑袋,也不知道从哪里牵出一匹马来,欢呼着,雀跃着跑远了。
“主公!”
一名山羊胡武士走到织田信长的身边,恭敬的喊道,眼神却是若有若无的朝着跪伏在地的今川军旗本武士,信长看了一眼恭敬的武士,却是向身旁的吉秦问道:“你觉得这些投降的人应该如何处置呢?”
看着面无表情的织田信长,吉秦还真拿不准信长是怎么个想法,想了想,吉秦还是开口说道:“上总介大人想必心中已是有了决断,何必问在下一介忍者呢。不过,若是在下处在上总介大人之位,必定将其全部诛杀。”
吉秦也没说什么理由,就说我要是你我就怎么做,听不听随你,哪知信长居然真的点了点头,对着山羊胡武士低声道:“去吧!”
“是!”
山羊胡武士点头应是,转身之前看了吉秦一眼,想要看懂为什么这一介忍者居然能影响到自己的主公,不过他很显然并没有看懂是为什么,尽管如此,这并不妨碍他指挥着士卒们将不断哀嚎的手无寸铁的今川军士卒斩杀。
“大人!”
本多犬太郎浑身是血的来到了吉秦的身边,吉秦从马上一跃而下,认真的观察了一下犬太郎,现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到要害,浑身的血大多是敌人的之后,便松了口气,笑着对犬太郎说道:“很好,回去之后重重有赏。”
“谢大人!”
犬太郎嘴角上扬,持着长枪,站到了吉秦的身后,织田信长看着重新上马的吉秦,笑着说道:“今次一役,吉秦君功劳不小,可当一番,不知吉秦君需要何等酬劳,尽管开口!”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