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烧已经退了不少了,不过还是头昏,喉咙没好,还有几天的点滴要打,o(︶︿︶)o唉)
增田长盛与西川仁右卫门离去之后,吉秦拿起了一张地图,一张画着近江国各大城池山川的地图,看了许久,吉秦双眼紧盯着佐和山城的位置,沉声说道:“通知新九郎,就说我到了,让他找个时间来见我!”
“是!”
犬太郎应了一声,便离去了,而吉秦任旧是在看着地图,时不时用笔写写画画着。≧
第二天天还没亮,犬太郎便引着浅井新九郎来到了吉秦的门外,“大人,新九郎殿下到了。”
已经研究了一夜地图的吉秦头也没抬的说道:“进来吧!”
“唰!”
新九郎刚刚进入房间,便跪坐在了吉秦的身前,行礼喊道:“老师!”
吉秦坐直了身子,点头道:“想不到你这么早就来了啊,元服之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师,吾都已准备齐全!”
这下子吉秦倒是来了兴趣,丢下手中的毛笔,看着新九郎的双眼道:“说说你都准备了什么吧,光是书信还真的感受不到你这些年的变化啊!”
新九郎看了一眼已经被吉秦画的不成样子,只能依稀辨认出来的地图,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是语气还是十分诚恳的回答道:“这几年,吾按照老师的指导,一直都有与本家重臣们积极联系,父亲似乎知晓,但是并没有阻碍吾。”
“时至今日,本家重臣共十八人,其中十三人已经明确表示愿意支持吾元服之后坐上家主之位,其余五人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许了吧。”
吉秦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眼神看向地图,“如此来看,你当上家主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了,而你的父亲恐怕也是看穿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阻碍你,只是…”
吉秦顿了一下,猛然问道:“你继任家督之后应该怎么做,你想好了没有?”
新九郎一愣,被吉秦这猛然一喝,他猛然想起来,最近自己一直都沉浸在继任家督的喜悦之中,说实话,当上家督之后要怎么做,新九郎还真的没有想过,如今被吉秦这么一问,却是愣在了当场。
一旁的犬太郎咳嗽了一声,说实话,犬太郎还是比较满意新九郎这个跟自己岁数差不多的少年的,眼见着新九郎居然在愣,便咳嗽了几声,当作提醒。
新九郎猛然惊醒,一拜到底,手触地,额头紧贴着手,请求道:“请老师教吾!”
吉秦瞥了一眼一旁的犬太郎,这小子看着屋顶,吉秦转而看着新九郎道:“浅井家的实力与六角家相差可谓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