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答书评区,新人新书,格局大驾驭不住。≧ ≧ 只有打破常规的人,才是最有可能登上最高之位的人,想拿天忍的称号亦是如此。感谢大家的加油!)
临近傍晚,吉秦与新九郎换上一身普通武士的服装,带领着五十名护卫,在三云成忠一名家臣的引领下,护送着平井松来到了三云成忠为一行人准备好的屋敷之中。
这位家臣离去后不久,天色渐暗,三云成忠的夫人在几名侍女的陪同下,来到了吉秦等人的屋敷,她是来与平井松拉关系的,这种事情,三云成忠不方便来见平井松,所以委派了他的夫人替他来。
在他们眼里,平井定武和浅井家的联合就如一个庞然大物一般,与平井松打好关系,便是与两家有了一个共同的良好的联系,以后前途必然无量。
而三云夫人到来的消息,自然也是传入了正在一间房间中休息着的新九郎与吉秦的耳中。
“老师,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三云夫人的到来有些出乎两人的意料,也可以看做是吉秦还有些嫩了,对于人性这种东西没有摸透,不过三云夫人前来拜访平井松的消息一入吉秦的耳朵,吉秦便已经想到了她的来意。
暗道失策的同时,也是为了计划的圆满进行,冷声对新九郎说道:“这些天我们基本封锁了平井松一切消息来源,一般来说,她是不可能知道我们的真实目的的,不过,她是被休的消息一定会告知三云夫人。所以,派人盯住平井松,凡是走出她房间的人,全部杀死。”
新九郎一愣,颤声道:“老师,三云夫人也要杀死吗?她可是女人啊!”
听着新九郎的话语,吉秦知道,新九郎心中一定对自己有了一些不满,吉秦心中暗道,我是忍者啊,虽然是个另类忍者。
为了维护两人的关系,吉秦缓声道:“死人才会永久的保密,既然你这样说,那就把她们全都软禁起来吧,拿下佐和山城之后驱逐她们就好了。”
“是,老师!”
新九郎眼角挂起一丝喜色,应了一声便出去安排人手去了,吉秦暗叹一声,拔出原本今川义元的佩刀宗三左文字(作者君上次弄错了,把今川义元的佩刀写成了三日月宗近,已经修改),再取出一块干布,细细的擦拭起来。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三云夫人带着自己的侍女,一脸愤懑与恐慌的从平井松的房间中走了出来,转过身,便换成了一副喜悦的表情,想着从平井松那里得来的消息,若是自己的夫君能够早一步将浅井家欲独立的消息传回观音寺本据,那么主公一定会大加封赏夫君的,想到这里,年纪不过二十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