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两天收藏暴涨了近三百,感谢书友们的支持!继续求收藏,求票票!)
其实吉秦制定的其余三个城池的攻略计划十分简单,总结起来就两点,攻下佐和山城的同时,忍者切断其余三城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同时也是选在夜晚,忍者打开城门,甚至暗杀城主或者城代,浅井家的足轻控制全城。≥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不过,新九郎还是派了十个人,将平井松还有三云夫人等人送到了六角家的地盘,想起三云夫人,吉秦却是叹了口气,她被新九郎囚禁了一夜,她的丈夫三云成忠不光没有担心他,在吉秦等人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和一个女人玩着羞羞的游戏,之后连着女人在内,一起砍成了肉泥。
希望平井松和三云夫人以后会有个好夫君吧,吉秦想着,让过一群骑着马匹的武士,慢慢的向着旗木城走去。
八天之后,吉秦回到了旗木城之中,与妹妹伢子一同用过午饭之后,吉秦派人将弥次郎叫到了评定室中。
“弥次郎,我此去一月,城中可有什么大事生?”
吉秦盘腿坐着,面前便是松下弥次郎,相比于犬太郎已经达到八十三点的武力值,弥次郎不过七十八点,确实不能比,不过两人应该算是各有侧重吧,弥次郎越来越侧重政务了,而犬太郎在习武的同时,也向吉秦讨要了许多军略书。
弥次郎想了一下,沉声说道:“大人,本家并无大事生,与往月相当,不过半月前泷溪所领小队在若狭国境内与伊贺百地家的忍者相遇,爆了激烈的流血冲突,本家当场死亡忍者众三十余名,泷溪受了重伤。”
弥次郎刚刚说完,吉秦便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原因?”当场死亡忍者三十余名,中忍泷溪重伤,吉秦能够沉得下气,实属不易了,要知道这么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人员折损还是三年前百地家的那一波报复,伤亡不过四十余,实际死亡也就十来人,现在听闻如此大的伤亡,吉秦虽然只是皱着眉头,但是心里却是怒火滔天了。
“大人,此次泷溪带队执行的任务,是武田家委托的帮忙运送采购军粮的任务,报酬为一千贯,任务过程十分轻松,但是在最后关头被伊贺忍者伏击,所以才照成了这么大的损伤,不过伊贺忍者当场战死四十余,中忍三人,一名上忍重伤。”
弥次郎低着头,继续说道:“受伤忍者已经全部接回,泷溪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想要康复需要半年多的时间。另外,初步判定是有人泄露他们的路线,才会引来伊贺忍者。”
弥次郎的话让吉秦陷入了沉思,半个月前,桶狭间之战还没有过几天,能这么快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