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几天,所有在外的旗木家忍者们,除了一些必要的需要保护和监视的地点之外,已经全部回到了旗木城中,包括犬太郎等人,他们已经圆满完成了吉秦给他们的任务。
吉秦给所有待命忍者的下一步命令,便是休养生息,旗木家忍者不像别家忍者,他们每月是有薪水可拿的,就算他们不出去出任务,每个月的薪水也足够一个七口之家体面的过完这个月。
所以,吉秦让他们放弃接取任务的时候,他们才没有任何反对,若是放在别家,家主不准哪位忍者接取任务,最好的结果亦不过是忠诚度下降而已,最差的,可能就反目成仇,与外人相勾结坑害原本家族了。
虽然说是修养生息,但是平常不出任务时的基本训练还是有的,例如满装备十公里越野啊,竹袋刀个人战,团队战等等,如此一来忍者众们倒也不会显得无聊。
而这么多天过去了,织田信长突袭今川义元并大获全胜的消息基本传遍了日本全国,织田信长武威得到了广大传播的同时,是甲贺忍者旗木吉秦讨取今川义元,帮助织田家奠定了胜局的消息亦是传遍了全日本。
原本只是在近畿及周边地区黑暗界闻名的旗木吉秦的名字这一下却是响遍了全日本,各国大名,各国黑暗界势力,无不知晓了甲贺忍者旗木吉秦的名字,于万军之中取敌总大将级的白马银枪的忍者形象走入了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虽然吉秦的名声是提高了,如果吉秦现在是一名武士,那么必定欣喜,但是吉秦现在是忍者,是一个行走于黑暗中的忍者,这么高的名声,不是什么好事,而一个武艺高强的忍者出名之后的结果是什么。
那就是战国各大武士阶层,纷纷提高了自己的护卫力量,城池的守备提升了两倍,天守阁的守备则是直接提高了五倍,这一行为,当吉秦得知时,已经是哭笑不得了,如此强大的戒备,以后偷城的难度就大幅度的提高了。
名声没有让吉秦欣喜,反倒是成为了吉秦日后特种战法的一大阻力,实在是祸福相依啊。
六角家本据,观音寺城天守阁之中,六角义贤端坐于蒲团之上,面前跪坐着自己的儿子六角义治,以及家老山中俊好。
“父亲大人,浅井新九郎不识好歹,竟敢将平井松遣返,并且袭夺本家佐和山城在内的四座城池,实在是胆大包天,还请父亲准许吾带兵将其覆灭。”
六角义治身子前倾,眼神中满是对浅井家的愤怒与不屑,更多的却是贪婪。一旁的山中俊好不一言,这种事情六角两父子肯定已经计划好了,浅井家新任家主浅井长政不过初掌大权,而且还是下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