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晚上十一点前还有一更)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
被吉秦强大气势与杀意笼罩住的山中俊好也是一个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精锐忍者,虽然不受吉秦的杀意影响,但是不过七十三点的武力,还是被吉秦的气势压制得往后倒退了几步,话也说不出一句来,额间甚至开始冒汗了。≧
吉秦的气势只是单独笼罩住了山中俊好一人,四周的家主们倒是毫无影响,不过他们看着山中俊好突然被吉秦问得倒退了好几步,甚至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便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原地,丝毫不理会山中俊好向他们投去的求助目光。
良久,山中俊好被吉秦压制得腿一软,便要往地上瘫坐而去,身后的一名忍者却是扶住了他,避免了他出丑,吉秦撇撇嘴,向前走了几步,弯腰,凑近山中俊好的耳边,毫不掩饰自己的声音道:“他命你当甲贺领,可不代表我们就认同你。”
这句话吉秦虽然是凑近山中俊好的耳边说的,但是音量却足够在座的所有人都听见,自然,其余家主们都听见了,不过还是那么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吉秦轻轻的拍了拍山中俊好的肩膀,吓得他浑身一哆嗦。
轻轻一笑,吉秦转身朝着屋敷外走去,此次大会,吉秦可以说是完全与山中俊好对立了,与山中俊好的对立,也就是意味着与六角义贤的对立,至于其余各大家主,吉秦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看出了他们的中立态度,这些就足够了。
吉秦慢步走到了屋敷门口,突然回头看向正眼神十分怨毒的看向自己的背影的山中俊好,缓缓说道:“攻略伊贺之事,我可不是说笑的哦,还有,不要做什么小动作哦,真的,会死人的。”
最后扫了一眼还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各个家主们,吉秦微微一笑,带着犬太郎等人走了,只留下屋敷之中,山中俊好一个人面对着一群面色平静的家主们,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良久,山中俊好的才恢复了过来,不过神色之间依旧充满着怨毒,这些怨毒大部分是向吉秦的,小部分则是在座的各家主们的。
山中俊好冷着脸,灵机一动的说道:“既然旗木家不再负责攻略伊贺之事,那么各位长老认为,谁家应该负责此事呢?”
家主们继续装聋作哑,一个也没有搭理他,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之中,不过相比于之前吉秦制造出来的尴尬,却是小了很多。山中俊好眼神冰冷的看向望月龟兹,突然提议道:“望月家作为我甲贺最出色的家族,不如就负责伊贺攻略如何?”
望月龟兹的眼神亦是瞬间冰冷了下来,语气十分强硬的道:“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