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是夏去冬来,一转眼的时间便进入了永禄四年(1561),旗木家与六角家以及山中家的明争暗斗最终以三家罢手而停止,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三家可谓是计谋百出。≧
不过因为当初的流言事件,六角义贤基本上停止了对旗木家的针对,不过半年多的沉寂,加上犬上郡被浅井家攻下,六角义贤对旗木吉秦可谓是欲除之而后快。
流言制约了六角义贤,不过也酝酿着更大的暴风雨,若是吉秦找不出什么好的对策的话,那么旗木家可能就要面临六角家的兵锋了。
虽然六角家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不再针对旗木家,但是同为甲贺五十四家之一的山中家可是从来没有放弃过打压旗木家,特别是山中家遭到“不明”身份之人袭击,战死五十余名忍者之后,山中俊好肺都要气炸了,天天嚷嚷着要让旗木吉秦好看。
这半年的时间里,由于旗木家与山中家的对立,原本被旗木家压制了好几年时间的伊贺众又开始猖狂了起来,特别是三个月前,已经走出伊贺崇山峻岭的伊贺三上忍之一的服部家的当代家主,服部正成居然回到了伊贺,这便是如虎添翼一般,使得伊贺众居然在短时间内暂时压过了甲贺众。
对于服部正成的归来,吉秦还是该干嘛干嘛,与山中家的明争暗斗从来都没有因为服部正成回归伊贺而停止过,甚至可以说,吉秦从来没将服部正成放在眼里过。
对于旗木家与山中家的明争暗斗,其余的甲贺家主从来都是保持着中立,每天按时打卡上下班,作为领的山中俊好向他们布任务时,就看心情挑一些对自己家族有利的任务执行,不利的,或者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全部丢给了山中家这个领家族。
山中家一边要忙着应对旗木家的各种暗杀与伏击,一边又要忙着完成各种吃力不讨好的任务,可谓是心力憔悴,短短半年的时间,原本在甲贺所有家族中都处于中流水平的山中家,实力可谓是一落千丈,直接来到了最末流,甚至接替了原本杉谷善家倒数第一的位置。
落到了如此地步,山中俊好最终还是选择了向旗木吉秦低头,不过吉秦知道,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只要六角家再次向旗木家动手,吉秦知道,山中俊好不介意再次作为六角家的一条狗,向旗木家咧出他那一口黄不拉几的獠牙。
年初的时候,吉秦再次前往中央忍者训练场,挑选了近百名年轻忍者,补充旗木家五百忍众。也是在这一天,前往京都半年的时间,花费了旗木家近四万贯之后,终于有消息传回来了。
旗木城天守阁吉秦的房间内,伢子看着自己的哥哥将书信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