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之后,弥次郎来到吉秦的面前,向吉秦详细的述说一下这半年来自己的成果,没有什么太过特别,只是相比于送到吉秦手上的报告要详细了一些,尽管如此,吉秦还是能感觉到弥次郎这半年来的艰辛。≧
别的武士大名啊什么的,掏个几百贯就能换个官位走了,到了弥次郎这,却是花了近百倍的代价,若不是皇室和公卿贵族们真的缺钱,怕是这四万贯都不见得能有什么作用,身份哪。
吉秦叹息了一声,让弥次郎下去休息之后,自己亦是睡了下去,一夜无话。
第二天,弥次郎为吉秦准备了一声新的和服,吉秦换上之后,将军家的一名家臣在午时之前来到了吉秦入住的宿屋之中。
来人先与弥次郎寒暄了几句,才对换好新装的吉秦客气道:“这位想必就是鼎鼎有名的旗木吉秦了,年纪轻轻便有得将军如此赞赏,如今一看,果然非凡啊,在下是将军的近侍,细川藤孝。”
嗯?!刚刚走出宿屋的吉秦一愣,连忙一个鉴定甩在了这个二十来岁自称细川藤孝的年轻人身上。
“姓名:细川藤孝
职业:武士侍大将(足利家)
属性:统率?8o
武力?77
智力?84
政务?9o
魅力?79
特性:因势利导(a)-独到的眼光总能在面对重大选择时朝着有利于自己的地方前进。”
吉秦看了一眼细川藤孝的属性,是一个出将入相的人才,而且这个特性也是十分强大,不过想想细川藤孝在原本历史中的表现,拥有这样一个特性倒是也说得过去。
面对细川藤孝,吉秦露出了自己的笑容,笑道:“原来是细川藤孝大人,吉秦久仰大名,今日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面对吉秦的恭维,细川藤孝还是十分受用的,连忙笑着回道:“吉秦君过奖了,藤孝此来是奉将军之命,请吉秦君前往御所一会。”
“还请细川大人先请!”
吉秦笑着对细川藤孝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细川藤孝因为将军对吉秦的态度不错,所以也受到了将军的影响,如今吉秦又不大不小的拍了一下他的马匹,细川藤孝的心里却是对武力出众又谦虚有礼的吉秦是一万个满意了。
细川藤孝也不推辞,引领着吉秦朝着将军御所走去,弥次郎亦是跟随在了两人的身后,一路上,细川藤孝偶尔与吉秦交谈几句,天南海北无一不说,让吉秦深刻的领会到细川藤孝的才华之时,细川藤孝对吉秦的印象亦是进一步加深。
不管细川藤孝聊什么,吉秦都能接得上嘴,这让细川藤孝对吉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