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条御所走出来,吉秦缓慢地行走着,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身后的弥次郎犹豫再三,还是凑到了吉秦的身边,低声道:“大人,将军虽然说是胜者才有无上的荣誉,但是,我已经向皇室和公卿贵族们联系好了,无论大人您到时是胜是辅,天皇都会加封您天忍称号。≧≥≧ ”
吉秦顿住了,脸色平静的对被吉秦顿住而猛然停在原地有些尴尬的弥次郎说道:“弥次郎,你这么做的心意我收到了,不过,你要知道,这个称号,对于我来说,只有胜了之后才有意义,别人才会从心里认同,而输了,就算得到这个称号,也没有什么作用,你明白了吗?”
弥次郎愣了,良久才歉意的躬身道:“对不起大人。”
“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吧,这半个月的时间,你继续联络那些公卿贵族,加深与他们的关系,虽然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甚至可以称之为蛀虫,但是蛀虫也有蛀虫的作用。”
吉秦看向那远远地露出一角的京都御所,平静的说道。吉秦说得没有错,这个时代的公卿贵族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可以说少有用处,但是他们有一个最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影响皇室,这才是吉秦所看重的。
天下之人虽然都知道皇室已经衰落了,一些十分强大的大名甚至天天想着上洛控制皇室,为什么这么做,那是因为皇室代表了正统,不论它多么衰弱,他它都代表着正统。
“是,弥次郎明白。”
弥次郎躬身应道,吉秦笑了笑,朝着居住的宿屋而去,弥次郎也连忙跟上,向吉秦讨教着一些自己的疑惑。
在上野国的某处山道之间,一名中年武士正领着几个年轻的武士骑在战马上疾驰着。骑在马背上的中年武士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附近的环境,便大喝道:“休息一下。”
说完,勒住了自己的战马,从马上一跃而下,找了一处有树荫的地方便坐了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饭团,慢慢的吃了起来。跟在身后的几个年轻人闻听此言,亦是连忙勒住了自己的战马,学着中年武士的样子,与中年武士一同坐在了树荫之下,一边休息,一边吃着干粮。
一个年轻武士吃了两口之后,看着来时的方向,不解的向中年武士问道:“上泉伊势守大人,为何我们要接受将军大人的邀请,去京都跟那个叫旗木什么的忍者进行比试啊!”说完,还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干粮,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很享受在原来地方的生活。
被称为上泉伊势守的中年武士面无表情的看了说话的武士一眼,吓得那个年轻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上泉伊势守不理会他,反倒是像自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