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过来!”
吉秦被上泉秀纲一脚踢飞了出去,爬起来之后一时站立不稳,单膝跪倒在了地上,眼角的余光突然现自己的手下们正在向自己奔来,吉秦连忙呵斥了一声,将已经快要奔到自己身边的忍者们全都喝退了下去。
喝退众忍之后,吉秦猛然的咳出了一口鲜血,大祝鹤见状,本来已经因为吉秦的呵斥而慢慢往后退的她急忙来到吉秦的身边,用自己的衣袖,小心翼翼的为吉秦擦拭着嘴角残留的血液。
等到大祝鹤擦完之后,吉秦才柔声对她说道:“鹤,我没事,你先回去看着,真正的比试现在才正式开始。”
看着吉秦温柔但却坚定的目光,大祝鹤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是重重的点了下头,朝着休息区一步三回头的走去。
吐了一口血,原本被上泉秀纲全力一脚踢得气血不畅的吉秦已经舒缓了许多,轻舒了一口气,吉秦缓缓的站起身来,面向身前不远处的上泉秀纲,沉声道:“来吧!”猛然之间,一股相比于之前强大无数倍的气势自吉秦身上爆而出,看得四周的武者咂舌不一。
虽然吉秦主动挑衅了,但是上泉秀纲并没有马上应战的打算,目光有些诧异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用长枪指着自己的年轻人,略带羡慕的说道:“临阵突破,天纵之才啊!你说得对,真正的比试现在才正式开始!”
说罢,双脚分踏地面,重心下移,手中太刀亦是摆出了一副攻守兼备的态势。眼见着吉秦被打吐血之后仍不放弃,并且听完上泉秀纲的话语后,现场所有观众皆是爆出了一阵惊天的呼喊声。
本已看出吉秦临阵突破,但是都觉得吉秦初入一流之境,依旧无法与上泉秀纲抗衡的武者们,却是从上泉秀纲刚才的那一番话中听出了别样的味道,难道说,上泉秀纲认为这个叫旗木吉秦的人在刚刚突破一流之境后,便能与自己相提并论了,在场的武者皆是有些不敢相信。
然而事实却告诉他们,却是如此。只见吉秦一改之前的颓势,用比之前快了无数倍的攻击向着上泉秀纲猛烈的攻击起来,而对比之前的表现,现在的上泉秀纲虽然还是比较轻松,但是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随意了。
更不像之前那样,将节奏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想打就打,想走就走了。对此,吉秦眼神依旧专注,并没有因为自己暂时的具有优势而窃喜,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说自己是优势。
场外观众叫好声不断,场内的两人招招致命,场面越来越惊险,也越来越刺激,随着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次数越来越多,普通的枪招与剑招已经不能满足两人之间的对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