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观众看完热闹之后便很快的散去了,看台上亦是变得空无一人,上泉秀纲等人亦是跟着将军足利义辉一同离去了,足利义辉走之前,还给了吉秦一个莫名的眼神,不过正在抱着鹤的吉秦并没有看见。
“咕~”
一声奇怪的声音传来,鹤俏脸微红的挣脱吉秦的拥抱,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刚刚听见声音之时,吉秦还十分诧异,如今一见鹤挣脱开自己的怀抱后便红着脸一言不,再看了看天色,距离天览之试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一个时辰了,日近正午,想必这个小丫头为了等自己,一定什么都没有吃,现在饿了也是正常。
吉秦在鹤的惊呼声中,直接将鹤拦腰抱起,放在了小白龙的背上,然后吉秦亦是一跃而上马背,抱紧鹤之后一夹马腹,小白龙便向着吉秦居住的宿屋跑去,五十名手下紧随其后。
还没到宿屋,远远的便看见宿屋前或站或坐着五十来名穿着平民服装,但是却颇为孔武有力的年轻人,吉秦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现了骑在小白龙上的吉秦,不,与其说是现了吉秦,不如说是现了吉秦怀中的大祝鹤。
人群很快便是引起了一阵骚动,吉秦放缓了马,原本跟随在吉秦身后的忍者众迅跑到了吉秦的面前,一副随时应对攻击的状态,慢慢的前进着。
这时候,对面的人群中迅奔出了两道人影,虽然隔得比较远,吉秦还是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影,正是自己派去接鹤的部下的那名忍者,至于另一道,虽然吉秦不认识,但是很显然的,应该是鹤手下的头目。
等到两人跑近后,挡在吉秦身前的忍者们自然认出了其中一人的身份,很自然的便将两人放了过来,不过只有鹤的手下来到了吉秦两人的面前。手下来到,鹤一改之前在吉秦怀中的小女儿姿态,挺直了身子,神色颇有几分威严,吉秦亦是配合着鹤,冷漠的看着眼前这名大胡子。
“大祝大人,您回来了,我们都十分担心您!这位想必就是旗木天忍了吧,实在是让人心生敬仰啊!大祝大人交给您,让我等十分放心啊!”
“滨吉,你在说什么呢?”
虽然是在阻止这个名叫滨吉的大胡子海贼继续说下去,但是鹤却是俏脸羞红的回头偷偷看了一眼吉秦的反应,一回头,正好对上了吉秦温柔的目光,鹤瞬间便扭回了头来。
……
午饭之后,五十人众与五十海贼众们皆是在宿屋的院落中泾渭分明的站着,谁也不理谁。吉秦与鹤对坐在房间之中,看了一眼一直在观望自己两人的滨吉,吉秦柔声道:“鹤,跟我走吧。”
“嗯,吉秦哥哥去哪我就去哪,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