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一行人的潜行之路基本没有遇到任何障碍,而也是在这一天,极赶回旗木城的弥次郎三人总算是进入了城中,从犬太郎出前往京都之后,整座旗木城便由旗木伢子掌控着,一边安抚着城下町的町民们,一边积极备战着,不知道吉秦到底做何安排的伢子只能选择做好开战的准备。
到底是战是退,伢子拿不定注意,其余中忍与下忍们更是不敢做主,备战是留守下来的人的唯一选择。不过现在好了,犬太郎他们回来了,带着旗木家家主旗木吉秦的指令回来了,所有留守旗木城的下忍与中忍们全部接到了伢子的传令,纷纷来到了旗木城天守阁的评定室中。
评定室中,伢子一袭短打装扮,英姿飒爽的跪坐于吉秦的主位之上,弥次郎与犬太郎两人分别坐在他的下左右。
跪坐在木板地上,弥次郎大声的将吉秦的命令原封不动的复述了出来,在座的众人皆知弥次郎与犬太郎是吉秦最为倚重的两个手下,自然是不会对这份命令有任何疑问,而早已与弥次郎等人通过气的伢子自然也是支持的。
“弥次郎,既然哥哥任命你为本次行动总指挥,那你便开始布置吧!”
虽然伢子也知道弥次郎的长处在于政务之上,这次行动应该算是军事行动,不过哥哥选择了弥次郎来当指挥,必然有他的道理。对于自己哥哥的决定,伢子从来都是全力支持的,哪怕哥哥让自己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只要是能够为了哥哥好,伢子也会点头同意。
弥次郎对着伢子点了点头,便往前挪了一个位置,转身面对着在场的众人,沉声说道:“本次行动事关重大,大人虽然为我们铺好了路,但是路边埋伏的豺狼虎豹却需要我们自己抵挡,是以此次行动不容半点闪失。各位当精心竭力,方不负大人厚恩!”
“我等必以死报大人之恩!”
在场众人纷纷向端坐于主位之上的旗木伢子重重的叩,不遗余力的宣誓着,伢子亦是连声安慰了众人几句,方才让弥次郎继续下令。
弥次郎点了点头,紧接着下令:“先是遵从大人的命令:犬太郎,多广分别带领忍者众五十人,犬太郎前往犬上郡浅井长政处配合其完成大人的计划。多广前往美浓国,密切监视斋藤义龙,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向浅井家和尾张织田家报。”
“是!”
犬太郎与多广各自叫上了三四个相熟的下忍,一同出了评定室,他们的任务必须要快点开始,是以两人听完之后便立即起身离开了。
弥次郎不理会两人的离去,继续沉声对众人下令道:“本次迁移之举最终点为尾张国,大人已经请求织田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