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犬太郎与多广两人各带五十忍众兵分两路,一路乔装打扮,极其隐蔽的到达了各自的目的地。 犬太郎是从六角家领地里直接潜伏到达浅井家的犬上郡,一路上更是顺便查探了一番六角家的战备情况,终于是在二月六号傍晚,进入了浅井家屯有“重兵”的目加田城。
在一名身穿具足的近侍的带领下,犬太郎一行人迅来到了目加田天守阁中,见到了正在看书的浅井长政。
“来了,坐吧。”
浅井长政随意的对犬太郎说道,手中捧着的书亦是放了下来。犬太郎带着满腔的疑惑,盘腿走下来之后,看着正准备泡茶的浅井长政,一时沉不住气,问了出来。
“新九郎,不对,浅井殿下,为何我一路走来,目加田城之中并没有什么兵马,而且还一副准备出城的样子,殿下是准备现在出兵了吗?”
浅井长政对于犬太郎的问话,也不着觉解释,反倒是把吉秦写给他的信拿了出来,指着信对犬太郎笑着说道:“我这么做,不过是按照老师的计策,你的安排老师也说了,怎么样,要听吗?”
犬太郎一听大人早已有了安排,一路上的疑问都已化作云烟,随风飘散了,号称屯驻“重兵”的目加田城兵这么少的疑惑也消失不见了。
“大人怎么说?”
浅井长政将信收了起来,抿了一口茶之后才在犬太郎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将吉秦的安排和盘托出:“十天前,我接到老师的来信,老师说六角义贤沉寂了大半年,知道他不在旗木城中,肯定会趁机派兵覆灭旗木城,所以老师请求我派兵进驻犬上郡,做出一副要攻打六角家的态势,以此拖住六角义贤,为旗木城的转移争取时间。”
“那你就派这么点兵?怎么不得全国动员啊?”
浅井长政看了一眼诧异的犬太郎,继续说道:“我都没有说完,你打断我干嘛。这也是老师的安排,老师说,让我第一天带一千名足轻进入目加田城,然后将散布在周围的探子尽量除掉,之后每天晚上将这一千足轻的大部分派遣出去,到了第二天再6续开进城中,以此做出不断增兵的假象。”
犬太郎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疑兵之计?!”
浅井长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见犬太郎疑惑的看着自己后,沉声说道:“既然你来了,这些足轻就是真的派出去了,春耕临近,这些足轻需要回去耕种了,而我,今晚也要走。”
犬太郎皱着眉头,有些没反应过来,疑惑道:“你走,兵也要遣散,那大人的计划怎么办,伢子小姐他们都还没有到达安全地点呀!”
浅井长政压了压手,示意犬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