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吉秦一行人距离北浅井郡海津城也没有多远的路程了,半天之后便已经来到了海津城之中,而接到消息的浅井长政则是在城门之处迎接着吉秦等人的到来。
“老师,您终于来了!”
“殿下不必如此。”
浅井长政在城门口迎接自己,还是让吉秦的心中有一丝暖意的,如今的浅井长政身份已不同以往,作为数十万石高的战国大名,能够亲自出城迎接自己,已然是一种高规格的待遇了,放在其他大名的身上,是决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如此一来,可见浅井长政心中的情义。
虽然吉秦心中很温暖,但是该说的话却是必须说的,吉秦可不想被浅井长政身边那几个近侍给瞪死,尽管吉秦现在已经是天皇御赐的天忍了,但是忍者的身份是改不了的,自家主公出城迎接一个忍者,还是让这些近侍心里不是很舒服的。
“老师,午时已经过了,我已经为老师还有诸位安排了饭食,先吃饭如何。”长政对吉秦笑了笑,自己的近侍长政自然是十分清楚的,所以长政也不说什么迎接是应该的,转而让吉秦等人先吃饭,对此吉秦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海贼众的用餐地点被安排在了海津城天守阁外面的一处空地上,吉秦与鹤则是跟着长政来到了天守阁中,不过鹤却是被安排到了女眷的房间里,吉秦与长政以及几名近侍在一个房间。
饭后,吉秦面向长政,跪伏在地,高声道:“臣旗木吉秦拜见主公,愿浅井家武运昌隆!”
主位上的浅井长政吓了一跳,虽然吉秦早已表露过认自己为主的意向,但是长政还是有些愣住了,而其余的近侍们则是纷纷侧目。愣了一会儿,长政从蒲团上站了起来,一步跨到吉秦的面前,一把将吉秦给扶了起来。
沉声道:“老师,你我之间无需行此大礼,不过老师愿意伺奉本家,还请老师担任本家军师一职,凡本家军事,老师皆可参与。“军师出仕我浅井家,毕竟时日尚短,还请军师暂定足轻头之位。”
“旗木吉秦拜谢主公,礼不可废,主公无须多言!”
刚才那一下,吉秦的确被浅井长政扶了起来,但是在长政任命吉秦为军师之后,吉秦却是再次跪伏了下来,并且用言语打消了长政想要再次将吉秦扶起的念头。
长政无奈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目光看向四周的近侍们,现他们的目光看着旗木吉秦的时候都是毫不掩饰的羡慕与嫉妒之时,心中亦是放松了一些,军师之职是长政自己加的,他还是怕遭到家臣们的反对的,不过现在看来,倒是不用担心了。
“军师未出仕本家之时,曾在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