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房间之后,吉秦径直来到了鹤所在的房间,此时的鹤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和服,更显美丽,而海津城城代大野木的夫人在吉秦进来之后,也没有离去,就坐在原位,微笑的对着吉秦点头。
吉秦回礼之后,便准备叮嘱鹤几句,让鹤在海津城中等自己回来,谁知鹤好似早已得到了消息一般,在吉秦走进房间之后,便坚定的对吉秦说道:“吉秦哥哥你是不是马上就要出征了?鹤也要去!”
吉秦愕然的看了一眼十分坚定的看着自己的鹤,又侧头看了一眼再次对自己点头微笑的大野夫人,便明白了必定是大野木将一些消息悄悄告诉了自己的夫人,然后大野夫人与鹤闲聊之时便将吉秦马上要随军出征的消息与鹤说了。
吉秦原本是不想让鹤上战场的,在吉秦的潜意识里,战乱年代,女人就该在家里,征战是男人的事情,不过吉秦看着鹤的脸,却是改变了主意。鹤的实力并不差,甚至光看武力的话要比大野木等人要高了许多,统率方面也不差多少,鹤上战场也无不可,大不了就呆在自己身边即可。
“好吧,不过你可不能穿这一身上战场,不方便。”吉秦指了指鹤刚换上的粉红色和服,轻声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换成之前的衣服。”鹤跟着大野夫人的侍女去换衣服去了,至于是什么款式的,当然是之前鹤的海贼装了。而吉秦算了一下时间,便跟大野夫人打了声招呼,来到了天守阁之外。
等了一会儿,鹤却是比浅井长政先一步来到了天守阁之外,与吉秦站在一起,等待着浅井长政的出现。又过了一会儿,长政穿着一身绿色当世具足,面具罩住了自己的面容,只露出两只眼睛,腰间佩戴一把精美太刀,龙行虎步般来到了吉秦等人的面前,身后跟随着几名旗本武士。
“主公!”
吉秦带着鹤一同躬身喊道。长政虽然身着具足,但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行动,摆了摆手止住了吉秦与鹤的躬身行礼,眼神却是疑惑的看着吉秦,准确的说是看着吉秦并没有任何改变的穿着,诧异的说道:“军师不打算换上具足吗?战场之上刀剑无眼啊,还是换上吧!”
吉秦摆了摆手,拒绝道:“臣的武艺,已不惧迎面之刀剑,是以具足不过是束缚而已,远不如这一身短打武士服舒畅。”
说实话,日本的具足由于日本的铁产量较少的缘故,具足上的铁制品非常少,只在一些重要补位有一些稍厚一点的贴片,其他地方不是铁片较薄就是直接用的竹片或者布帛,防御极弱,一太刀砍下来,和穿布衣的结果差别不是很大。
所以日本的具足最大公用其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