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为何如今行军如此之慢,以如此行军,五日之内拿下高岛郡怕是不太可能。≥ ”一直跟随在长政与吉秦身旁的大野木看着比昨日慢了许多的队伍,颇有些疑惑的问道,长政也是一样的疑惑的看着吉秦,吉秦知道,他们是喜欢上了那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不过吉秦也是没办法,吉秦制定计划的时候忽略了这个时期的人的特点,武士们倒还好,旗木家的忍者们这几年吃的也挺好,所以基本没有什么夜盲症,但是平民就不一样了,普遍夜盲症啊,常备足轻也是从平民中来的,自然也有夜盲症。
吉秦怎么可能说是自己计划出了纰漏呢,所以休整一夜之后,吉秦下令缓慢行军,一边也是在思考昨夜连夜想出来的新计策,新策也不算新,总结起来就是示敌以弱,一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达到一战定乾坤的作用。
“我等在西条城休整一夜之后,高岛郡中必然已有我等的入侵之消息流传,今日我放缓行军,便是要给高岛郡剩余的豪族们一个准备的时间。”
“什么!军师,你是在开玩笑吗?给他们时间准备,那我们还怎么攻下高岛郡,这点人如何够!”
大野木惊呼出声,眼神中更是出现了怒火,刚刚虽然他还叫吉秦为军师,实际上心中已经把吉秦列为只会纸上谈兵的外行了。不过相比于大野木,长政则是平静了许多,在他看来,老师的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吉秦下令放缓行军的时候他没有反对的原因。
“大野,听完军师的安排再下定论。”
浅井长政瞪了一眼大野木,大野木撇了撇嘴,不再出声了,不过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吉秦,看这样子,他只是暂时的安静,若是吉秦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怕是就要真正爆了。
吉秦微笑了一下,沉声说道:“虽然忍者还没有传回情报来验证我的猜测,但是昨夜我等攻下西条城的消息泄露是必然的。是以在下行军之时,偶然想到,与其我等费时费力的一座一座城池的去攻打,倒不如把他们全都诱出城来,一战而定岂不更好?”
浅井长政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大野木,提高了一些音量后问道:“如何一战而定!”
吉秦看了一眼正在向军队奔来的一名平民装的忍者,笑着反问道:“主公,吾等如今有多少兵马。”
长政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迅回答道:“四百五十军势。”
“战力如何?”
“虽然训练时日不多,但是以四百浅井常备足轻,可抵两千足轻。”
吉秦心中一笑,四百常备足轻胜两千足轻是什么情况,那得是农兵占到一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