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木元纲等人的被俘,意味着高岛郡对于浅井家来说已经如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接受各豪族遣送来的质子,以及安排浅井家老臣与高岛郡原本的豪族互换领地。≧当然,需要互换的皆是没有质子的豪族,比如说朽木家,这些事情吉秦并不是很懂,所以没有参与。
在高岛郡平定战中,可以说吉秦就是一番功(功劳第一),但是这些功劳,吉秦觉得在回到小谷城进行评定会的时候恰好够正式受命军师一职的,所以吉秦便拒绝了长政想要将今津城五百石领地赏赐给吉秦的想法,并且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长政,长政沉吟了一会儿后,便同意了。
之后吉秦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努力的对水军众进行着训练,当然,吉秦并不是训练水军众的水上作战能力,而是训练水军众的6地作战能力,以此达到两栖作战的效果,如果能够成功的话,那么琵琶湖四处纵横的河流,将会是各国大名的噩梦。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却说浅井军在吉秦的带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取了高岛郡之时,目加田城的犬太郎过的可谓是提心吊胆,虽然六角家只是集结重兵于爱智郡百济寺,并没有要继续向犬上郡逼近的意思,反而是一副防御姿态。
但是,尽管如此,犬太郎依旧是过得提心吊胆的,自从浅井长政带兵离开目加田城后,犬太郎便过上了如履薄冰的日子,每日战战兢兢的穿着长政留下的当初野良田合战时穿着的当世具足,小心翼翼的在城中比较显眼的地方出现,深怕被人现自己是假冒的。
而为了预防被人潜入城中探得目加田城的虚实,犬太郎更是将已经完成监视美浓国任务的多广小队全部招到了目加田城中,如此一来,六角家虽然仍旧不断派遣忍者前来刺探目加田的情报,但都没有得手,而由于情报的不明,六角义贤更是不敢轻易出兵。
一时间,两方隔空僵持在了原地,这种情况一直到了二月中旬的时候,六角家得到高岛郡陷落之后,为了春耕退兵才得到改善。
而高岛郡的失陷使得六角家的重臣们心中对六角义贤有了一些别样的看法,从百济寺退兵之后,六角义贤自然也是知道了自己在家臣们中的形象是下落了许多,是以在回到观音寺城之后,六角义贤便宣布了自己的隐居,将六角家家督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六角义治。
六角义贤自己则是隐居到了伊贺国的伊贺郡的伊贺上野城中,看似隐居,实则却是在加强对伊贺国的统治之时,遥控整个六角氏。
而旗木家迁徙部队,亦是在蒲生家的帮助下,有惊无险的到达了北伊势,并且在北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