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低级武士屋敷出来之后,吉秦一路向上,来到了天守阁门前,一番通报后,吉秦在小姓的带领下,来到了浅井长政的书房之中。
刚刚进入书房,浅井长政放下了手中的书籍,招呼着吉秦坐下之后,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相对而坐,小姓则是在一旁为两人泡着茶。
“老师,你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吗?”
长政看了一眼恭敬泡茶的小姓,笑着对吉秦问道,吉秦亦是回以一笑,方才说道:“主公,臣下此来却是为了浅井家的未来。”
“哦?!”
看着有些诧异的长政,吉秦饮了一杯小姓刚刚泡好的茶,继续说道:“主公,此次拿下高岛郡,六角家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且六角义贤本人亦是隐居到了伊贺国中,镇压伊贺众的忍者去了,但是六角家却不可小觑啊!”
“老师,你继续说。”
浅井长政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沉吟着说道。
“主公,六角义治初任家督,必定需要足够的威望才能服众,他必然会选择如主公一般,靠军功来积累威望,秋收之后,六角家必定倾巢来犯,吾等却是需要早做准备啊。”
吉秦平静的说道,说实话六角义治吉秦是看不上眼的,不光吉秦看不上眼,浅井长政也对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家督看不上眼,没办法,对于手下败将,没什么人会真的去重视他,所以长政对于吉秦的话却是没什么反应。
“老师,六角义治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何况现如今又有老师在,六角家已经不足为虑了,不过老师你说得对,一些必要的准备还是要做的,春季评的时候便让人去增强犬上郡的守备吧。”
长政抿了一口茶,微苦,不过却是长政喜欢的。吉秦就知道长政不会在意六角义治的来犯,所以吉秦要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和斋藤家有关。
“主公,有情报指出,之前六角义贤驻兵百济寺不再前进一步,有斋藤家不愿出兵的原因,所以臣下认为,秋收之后,六角家极有可能邀请斋藤家一同出兵本家,届时本家就算能够挡下两家联军,怕也是损失掺重,若狭武田家怕是不会放着便宜不捡。”
长政手中的茶杯一颤,差点将杯中的茶水泼洒出来,虽然长政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但是吉秦还是敏锐的现了这一点,轻轻一笑,长政还是有点年轻了,慢慢来吧。
“老师,我想你既然能够看出来,那么必定有了解决的办法,还请老师快快道来!”长政的语气有些急促,说实话,浅井长政确实有点被吉秦的话给吓到了他难以想象那个画面,那不是他想要的。
“主公,尾张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