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众家臣皆是惊讶,海北纲亲抢在众人之前反对道:“与尾张那个大傻瓜结盟,我第一个反对!”
海北纲亲,浅井家海赤雨三将中的老大,同时也是笔头家老,也就是说,他是一门众之外的,浅井长政之下第一人,很多一门众都比不上他的地位,这样一个大佬开口反对,家臣们大多也纷纷开口反对起来。
吉秦看了一眼室内的重臣们,现只有矶野员昌,安养寺氏种等寥寥几人没有反对自己,不过也是在沉思之中,不一言,吉秦再对着长政点了点头,方才拍了拍手,高声道:“诸位请听我一言!”
等到所有人都静下来之后,吉秦才继续说道:“诸位所知道的织田信长,不过是曾经的大傻瓜而已,去年桶狭间一战,织田信长击败强大的今川义元,已经摘下了傻瓜这一耻辱之称号,若是还以旧眼光看他,恐怕才是真正的傻瓜吧!”
“你竟敢讽刺我等为傻瓜,实在是不可饶恕!”
不管被吉秦讽刺为傻瓜的愤怒家臣们如何愤怒的反驳,如何嘈杂,吉秦却是平静的继续说道:“而且,织田信长的岳父,前任斋藤家当主斋藤道三大人曾经说过,自己死后会把美浓赠与自己的女婿织田信长,但是斋藤道三被自己的儿子斋藤义龙杀死,一部分忠于斋藤道三的家臣也转而效忠了织田信长,信长的自然也就盯上了美浓国,这块本应该属于他的地盘,如今被斋藤义龙窃取……”
“说了这么多,你也讽刺了我等,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赤尾清纲不悦的看着侃侃而谈的旗木吉秦,打断道,顺便还看了一眼正在把玩着手中折扇的浅井长政,心中便有了些许的猜测,不过,他更想从旗木吉秦的口中,听到完整的答案。
“赤尾大人,在下可不敢讽刺诸位大人,在下只是就事论事。刚才说过了,斋藤义龙盗取了织田信长该有的美浓一国,织田信长如今没有了来自今川家的威胁,势必会将目光转向美浓国,而斋藤义龙也可以算是以为枭雄,斋藤家也的确比织田家强盛,若是要拿下美浓国,织田家不寻求盟友怕是要花上不知多少时间,甚至只是一句笑谈。”
吉秦顿了顿,见在场的家臣们似乎都沉思了起来,便继续说道:“而一旦我家愿意与织田家联盟,织田家为了加快美浓攻略之步伐,势必会答应分给本家美浓国至少一郡之地,而我等却是不需要付出太多,何乐而不为呢?”
“哼,你只是给大家画了一张大饼,以织田信长的实力,怕是只能牵制斋藤家一小部分实力,如此下来,本家倒是不如与朝仓家联盟,这样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