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路过的同学,顺便点击一下收藏吧,反正也不怎么占地方,谢谢了!另外,求一下推荐票哦!祝愿所有考生,心想事成!)
清州城天守阁,丹羽长秀恭敬的退出了信长的房间,只留下信长一人面色平静的坐在原位,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信长感觉到身边有人,便转头朝右边看去,正好看见了浓姬夫人。
“是你啊?怎么来了?”
信长笑着问道,浓姬端坐了下来,面对着信长道:“刚才碰见丹羽长秀了,怎么,一点口风都没有漏吗?”
信长长出了一口气,躺下身子,头枕在浓姬夫人的大腿上,轻声道:“旗木吉秦啊,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呐!”
浓姬轻轻拨弄着信长的头,想了一下,低声道:“浅井长政这个人你怎么看?”
信长闭上双眼,良久之后,才睁开双眼说道:“浅井长政,将会是翱翔于近江国的雄鹰。”
浓姬噗嗤一笑,低声道:“按你的意思,有了旗木吉秦的帮助,浅井长政不光能在近江国翱翔咯。”
“嗯。”
信长重重一嗯,再次闭上了双眼。浓姬顿了顿,说道:“既然如此,有没有把握把旗木吉秦拉拢过来,我想,浅井长政能给的,夫君你也能给吧。况且,市也该找个归宿了。”
信长一下子坐了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浓姬,浓姬亦是平静的看着信长的眼睛,良久,信长低声道:“明日见了旗木吉秦再说吧,话说也有半年多了吧。”
“嗯,自桶狭间之战后,你们的确是半年多没见了。”
……
丹羽长秀走后不久,吉秦正在屋里看着军略书,一名近侍敲响了吉秦的房门:“军师,外面有个叫木下藤吉郎的人,说是织田家的足轻头,奉其主公之命前来拜见您,军师您看?”
屋中的吉秦放下了手中的军略书,暗道:“这只猴子怎么会突然来找我,丹羽长秀刚走,信长不可能把这只猴子派来啊?莫非,是这只猴子打着信长的旗号,自己想见我,不过他见我干嘛?”
想了一会儿,没有想到藤吉郎来找自己的目的,吉秦对着门外吩咐道:“让他进来吧!”屋外的近侍应了一声是,然后脚步声远去了,过了一会儿,屋外再次传来了脚步声与谈话声。
“木下大人,我家军师便在里面,请进吧!”
“感谢!”
“唰!”
门被拉开,紧接着一个像猴子一样的人走了进来,吉秦知道,这便是木下藤吉郎了,未来的丰臣太阁,全日本第一出人头地之人,以农民的身份,一步步走到了天下人(统一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