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高考结束了,有的同学没有定住压力,一时轻生离开了这个世界,怎么说呢,机会很多,命只有一次,珍重!另外,求推荐票!同盟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次日清晨,藤吉郎跟在丹羽长秀的身后,来到了吉秦所住的屋敷之外,他们是来接吉秦前去参见织田信长的。
一番寒暄之后,吉秦与丹羽长秀以及藤吉郎一同走向了清州城天守阁,至于藤吉郎为什么会跟在丹羽长秀的后面,昨夜藤吉郎离去的时候,吉秦就已经猜到了,所以今天看见他的时候,吉秦便颇有意味的对藤吉郎笑了笑。
三人一路闲聊,虽然大多时候都只是吉秦与丹羽长秀闲聊,藤吉郎在一旁听。很快便来到了信长的书房,在信长的书房之中,吉秦与信长相对而坐,藤吉郎与丹羽长秀则是跪坐在信长的两边。
“织田上总介大人,许久不见了!”
“旗木天忍,的确是许久不见了,想不到你居然会出仕浅井家,还当上了浅井家的军师啊,可喜可贺!”
织田信长面无表情的说道,对此吉秦只是微微一笑,瞥了一眼藤吉郎,见这小子正在低着头,便对信长说道:“世事难料啊,听说上总介大人的美浓攻略十分之不顺啊。”
信长喂喂皱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把声一沉,说道:“一点小事,居然能够传到南近江,倒是让你见笑了。不过,我也听说,六角家有向斋藤家求援的意向啊,是不是你们把六角义治逼得太急了?”
吉秦看着织田信长,织田信长也同样看着旗木吉秦,良久,两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信长拍打着折扇,平静的说道:“想不到旗木天忍也学会这么说话了,倒是难得,不过旗木天忍不打算把盟约给我看看嘛?”
吉秦亦是收住了笑声,缓缓的从怀中掏出浅井家撰写的同盟状,一把扔给了织田信长,信长一把抓住之后,缓缓的看了起来。
一会儿之后,信长把手中的同盟状扔到了丹羽长秀的身上,便面露不善的看着吉秦,冷声道:“怎么,你的主公刚从六角家独立出来一年不到,就有了这么大的胃口,什么都不做,就想凭着盟约拿美浓国两郡之地,而且一旦出力,就要拿至少三郡,你们倒是想的很美啊!还是说,你旗木吉秦想到很美?”
织田信长可是现了,最后落款上写的是旗木吉秦的名字,这也就代表着,这份同盟状是旗木吉秦主导下完成的。信长猜的不错,这份同盟状不是从小谷城出时的最初那一份,而是吉秦一边走一边修改,最后在昨夜刚刚完成的最新一份。
面对信长的冷言冷语,吉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