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祝各位端午节快乐!有票票的多投点推荐票吧,路过的童鞋,喜欢的不喜欢的都点一下收藏吧,不占位置的!谢谢大家了!)
“蒲生定秀大人吗?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准备准备吧,过段时间与织田家签完同盟协议之后,我们就去南近江,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
“是!”
听完弥次郎陈述整个迁移路中的生的事情,吉秦如是说道,弥次郎依言而去,房间中只剩下了吉秦一个人,孤坐了一会儿,吉秦起身叫了一个忍者,带着自己向妹妹的住处走去,这次吉秦过来,特意吩咐弥次郎等人隐瞒了伢子,为的便是能够给伢子一个惊喜。
想要瞒到伢子,自然是需要侍女们的配合,现在伢子正在侍女们的陪同下,一身训练服,练习着飞刀技艺。
“叮!”
伢子的飞刀眼看着便要脱靶而出,忽然之间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之后,却是朝着靶心而去。
“谁!”
伢子没有理自己的飞刀为什么突然改变方向,而是朝着四周警惕的质问起来,四周的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伢子,你有些心不在焉哦,飞刀之道,不专注怎么能行!”
吉秦在一个侍女的陪同下,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对着院中的伢子,柔声说道。本来还是十分警惕的伢子一下子愣住了,转身看着站在屋檐下的吉秦,高兴的喊道:“哥哥,你来了!”
四周的侍女们亦是连忙向吉秦行礼,高喊:“家主大人!”
屋中,伢子在侍女的服饰下洗漱了一番,换上一身和服之后,来到了吉秦的身边,兄妹俩相对而坐,吉秦笑着说道:“伢子长大了,哥哥真高兴!”
伢子闻言,耸了耸可爱的小鼻子,气愤的说道:“哼,伢子长大了,哥哥也找了妻子了,以后就该不疼伢子了?”
吉秦探过身子捏了捏伢子的小鼻子,宠溺的说道:“你呀你,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想要哥哥给你什么奖励?”
伢子揉了揉刚才被吉秦捏过的鼻尖,想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伢子才不要什么奖励呢,伢子只想哥哥晚点把我嫁出去,伢子想多呆在哥哥身边一段时间。”
吉秦顿住了,伢子一看吉秦的模样,便知道是自己说的话导致吉秦愣的。伢子凑近到吉秦的身边,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低声道:“哥哥,伢子说错话了吗?”
吉秦回过神来,看着自己妹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宠溺的说道:“伢子没有错,是哥哥刚才走神了。”
吉秦话刚说完,伢子便一改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