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屋中,伢子自觉的呆在院落之中,没有来到自己哥哥的身边,而吉秦示意泷溪等人坐下后,开口说道:“这次迁徙,在座的诸位都出了很大的力气,功不可没,回到南近江之后再行封赏。 ”
泷溪等人对视几眼,纷纷跪伏道:“多谢大人,这些都是我等应该做的。”
杉谷善住坊抬起头,谄媚的问道:“大人,你看那,我们都功不可没了,那训练量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商量商量。”
除了泷溪有些疑惑之外,所有的人皆是抬起头来希翼的看着吉秦。看着几人的目光,吉秦笑了笑,几人见自家大人笑了,都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了,谁知吉秦笑了笑之后,沉声道:“功是功,过是过,不可相抵。”
“嗨!”
几人突然之间皆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虚弱,纷纷有气无力的应道,吉秦看了一眼几人,继续说道:“不光你们,所有旗木家下忍以上的忍者,都必须接受训练,剩余忍者则必须恢复训练,而且,我欲再建一支精通各流派忍术的忍者众,你们这几年出门在外,有没有交好的各流派忍者啊?”
“大人,五百忍众已经足够了吧?”泷溪看着吉秦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不够,至少要监控整个近畿地区才够,原五百忍众被各流派所忌惮,所以要改为忍军,其余的,你们应该懂吧!
“是,我们懂的!”
吉秦从他们的表情也能看出来,基本都没懂,但是吉秦也不可能跟他们解释的太清楚,提前告诉泷溪几人,也不过想看看几人有没有认识合适的教官而已。
正在几人沉思之间,门外却是传来了前田庆次郎的高喊,吉秦挑了挑眉,杉谷善住坊一跃而起,朝着门外走去。
“你去哪?”
“大人,我去把他带进来!”
“要你去?回来!”
“额,好吧。”
杉谷善住坊垂着头,乖乖地坐了回来,很快,一个侍女便来到了房门外,朝着屋中的吉秦轻声道:“大人,前田利家大人的侄子正在外面跪着,说是您不收他为徒,他就不起来!”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侍女应声告退,泷溪面带诡异的对吉秦建言道:“大人,毕竟是前田利家大人的侄子,老是在外面跪着不好吧?”
光太郎几人也跟泷溪的表情差不多,吉秦哪里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着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当我胜了上泉秀纲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所以,让他先跪着吧!”
“这,好吧。对了大人,我好像想起一个人来,似乎可以担任新忍者部队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