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庆次郎与泷溪、弥次郎等人一道,跟随在吉秦的身后,跟随着前来引领吉秦的近侍一同前往了荒子城,虽然近侍很奇怪为什么前田庆次郎会跟随在吉秦的身后,不过他很聪明的选择了不问。
弥次郎等人被一名在中途等候的近侍带往了他们所处的宴会地点,吉秦与前田庆次郎却是前往了天守阁中,前田利家为吉秦接风的宴会安排在天守阁会客厅中,吉秦与前田庆次郎来到时,房间中只有前田利家与木下藤吉郎两人。
利家诧异的看了一眼吉秦身后的前田庆次郎,先是高声对门外喊了一声:“再加一席。”随后疑惑的对落座的吉秦问道:“旗木大人,庆次郎这是?”
前田庆次郎自顾自的盘腿坐在吉秦的身边,看也不看自己的叔叔前田利家一眼,只有对藤吉郎的时候笑了一下,然后就闭着眼睛等上菜了。
吉秦和藤吉郎打了个招呼,才在坐安稳之后,向着利家回答道:“呵呵,我刚收了庆次郎为徒,以后他就要跟在我的身边,学习武艺了。”
“这…”
利家看了看一直没有看过自己的庆次郎一眼,沉吟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庆次郎能够跟在旗木大人的身边,也是他的服气,庆次郎,以后好好跟旗木大人学艺,你父亲我会好好照顾的。”
利家说完,前田庆次郎却是睁开眼看向了利家:“我父亲我自己会照顾,老师,还请您准许!”
吉秦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利家,点头道:“你的孝心很好,既然级想把父亲带在身边,那你就带吧!”
“谢谢老师!”
前田庆次郎感激的对吉秦说道,还鞠了一躬,这一下利家的脸色就更难看了,眼见着本来欢庆的宴会有不欢而散的意思,木下藤吉郎赶紧打着圆场道:“既然私事已经解决了,那咱们就赶紧开餐吧,我可是有些饿了!利家,旗木大人,庆次郎,请!”
说完,藤吉郎端起一杯清酒,对着吉秦与前田利家还有前田庆次郎一举杯,便将手中的清酒一饮而尽,还将杯底倒转过来,庆次郎也拿起下人们刚刚摆上的清酒,为自己倒了一杯后,同样的一饮而尽。
吉秦举起酒杯,笑着一饮而尽,前田利家见状,叹了一口气,将杯中清酒喝了个一点不剩,前田庆次郎对他的态度他早已习惯,只是这次有外人在场,所以前田利家有些抹不开脸,如今这一杯酒下肚,却也是看开了,说到底还是织田信长看利家的兄长利久体弱多病,加上前田庆次郎这小子整天奇装异服,所以信长将荒子城前田家家督之位直接转给了利家,才导致了庆次郎对这个抢自己父亲家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