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秦在荒子城待了四天,也教了前田庆次郎四天的枪法,这一天清早,藤吉郎便寻到了吉秦的住处。≧
“吉秦,主公来信请你回清州城洽谈同盟之事!”
藤吉郎看着正在督促着前田庆次郎扎着马步的吉秦,轻声说道。同样也是在扎着马步的吉秦吐出一口气,站直了身体之后,平静的说道:“如此看来,上总介大人应该是有了初稿了,也好,是时候为同盟之事画上句号了!藤吉郎,你稍等一下。”
随后,吉秦对着庆次郎说道:“这几天训练方式都交给你了,你按照我教你的继续练习,在弥次郎他们出之前的时间,你就呆在你父亲身边吧,弥次郎出的时候回来叫你们的,好了,你回去吧!”
“是!老师!”
庆次郎起身朝着荒子城走去。吉秦便走进了屋内,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吉秦便与藤吉郎一道,跨上战马,带着各自的近侍或者部下,朝着清州城而去。至于吉秦为什么没有去和伢子告别,只是吉秦早已习惯了这种方式,而弥次郎等人的安排,吉秦在过去的几天也已经做好,等吉秦的消息便可以了。
这一次吉秦与藤吉郎两人不像上次来的时候一样,慢慢悠悠,而是马力全开的奔驰,午饭之后不久便进入了清州城中,刚刚进入清州城,吉秦便与藤吉郎一道,朝着天守阁而去,早有侍卫将吉秦到来的消息传到了信长那里。
吉秦与藤吉郎被引到了评定室中,此时的评定室中,除了信长端坐于主位之上外,还有织田家的数位重臣也在,藤吉郎见到如此阵势,便恭恭敬敬的坐在了末位,吉秦则是面带笑容,直接坐在了数位重臣的中间,与信长面对面而坐。
柴田胜家看了一眼吉秦,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面色却不是很好看,林秀贞看都没有看吉秦一眼,佐久间信盛瞥了一眼吉秦,也没有说话,只有丹羽长秀笑眯眯的和吉秦打了笑了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上总介大人,不知商量的如何了,这份同盟状是签还是不签?”
吉秦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意思,仿佛丝毫没有将信长放在眼里一般,这一幕信长只是略略皱眉便放松了下来,不等愤怒的佐久间信盛开口呵斥吉秦,信长便抢先说道:“同盟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一些条约需要再完善一下。”
信长停住了,不说了,吉秦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肯定是一番扯皮了,便也不接话,就这么看着信长,一时之间气氛倒是有点尴尬。柴田胜家不满的看着吉秦,不过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倒是佐久间信盛已经完全站了起来,便要上前去揪住吉秦的衣领。
吉秦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