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盟签订之后,吉秦又在清州城待了两三天一边与藤吉郎四处拜访织田家武士的同时,也在等待着弥次郎等人的到来,三千余町民被吉秦分作了数十批队伍,忍军分散在町民之中,走不同路线前往南近江国。
而弥次郎与伢子等少数人则是在町民全部出后,再前来清州城与吉秦汇合,这样一来,风险会小很多。
这天,接到弥次郎来信的吉秦前往了清州城天守阁,此去是向信长告别的。出了清州城,吉秦带着五十名近侍来到了清州城北面十里的一处小土坡,伢子、弥次郎、前田庆次郎父子以及侍女和忍军总共三十人早已等待了吉秦许久。
一行人汇合之后,便向着回家的路前进着。
永禄四年四月一日,吉秦一行人进入了美浓国,此时的美浓国相比于吉秦上次来时却是守备严了一些,从之前出的队伍之中传来的消息,是由于浅井家犬上郡前两天爆一揆之乱,西美浓的豪强们害怕犬上郡的乱民冲入西美浓,所以加强了守备,路上多加了许多关卡。
同时之前出的队伍也大都选择了驻足不前,等待一揆结束之后再行出。弥次郎念完手中的情报,抬头看向了骑在马背上的吉秦,期待吉秦的答复。
“光太郎他们做得很好,我旗木家物资分散于各队伍中,完全足够他们的所需,停下来就停下来吧,财物消耗大一点也无妨,总比人死了好。不过让他们小心那些豪强,毕竟财帛动人心啊。”
弥次郎点头应是,吉秦抬头望着南近江的方向,继续说道:“另外传令给犬太郎和多广,命他俩将旗木庄的忍者带人前往犬上郡,彻查一揆暴乱的原因,并且让旗木庄准备好接应迁徙部队。”
说完之后,吉秦转头看向身后骑在驮马上的前田庆次郎,笑着说道:“庆次郎,与我同去犬上郡如何!”
一边正在和前田利久聊着天的前田庆次郎突然一愣,随后被利久叫了两声才回过神来,看着父亲的神色,庆次郎知道,这是吉秦的变相招揽。
“老师,庆次郎愿往!”
“好,哈哈!伢子,照顾好自己,哥哥先行一步!”
吉秦一夹马腹,在伢子嗔怪又无奈的目光中纵马而去,前田庆次郎眼见着吉秦已经远去,便向自己的父亲告罪了一声,骑着矮小的驮马跟在了吉秦的身后,之所以能够跟上,只是因为吉秦刻意等他而已。
吉秦与前田庆次郎两人两骑一路上基本都是冲关而过,守卫见两人都没有伤人加上吉秦都会扔下一些铜钱的面子上,都选择了不跟两个看起来就很难对付的人计较。
如此一来,两人走了两天的时间,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