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死在吉秦手下的暴民便已经有了二十人左右,死在前田庆次郎手上的也有七八个,如此高的伤亡,对于这些不过百余人的暴民队伍来说,好比是一道霹雳加暴雨,直接熄灭了他们心中的火焰。
转而来的,便是无边的恐惧,是对死亡的恐惧,也是对吉秦的恐惧,不知道是谁开了一个头,剩下的暴民们全都丢下了手中的武器,丢下了寺中的妇孺老人,四散着向着小山坡下逃去,然而豪强们怎么会让这些到手的功劳飞掉呢,这些已经被杀破胆的人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被人腰间的军功而已。
看了一眼寺庙大门口不断张望的妇孺老人,吉秦策马来到了正在喘着粗气的前田庆次郎身边,“怎么了?第一次杀人吗?”
庆次郎强颜着欢笑,“老师,我还好。”说完,庆次郎看了一眼寺庙中的那些人,“老师,那些人该如何处置?”
吉秦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而是看着正在欢快的收割着人头的豪强们,缓缓的说道:“虽然恶已死,但是他们毕竟参与了这次一揆之乱,婴儿还好,不会记得这些事情,但是老人和那些小孩确实没有必要留下来了,女人,让豪强们带回去吧。”
庆次郎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人来说,吉秦的安排已经算是仁慈了,至少没有把婴儿也除掉,女人,也是战利品的一种。
山坡下的战斗也很快的进入了尾声,几个豪强谄媚的来到吉秦的身边,对着骑在马背上的吉秦低眉顺目道:“旗木大人,接下来怎么安排,那些人……”
“老师有令,女人和婴儿你们自己分配,其他的,一个不留。至于其余武器物资,运回八町城再行分配。”庆次郎打断了一个豪强的话,平静的说道。虽然豪强们都想要马上分配物资,特别是那几柄刀具,不过吉秦已经下令,他们也不敢在说什么,只好下去吩咐起来。
随后,豪强家的农民们如土匪一般冲入了寺庙之中,当着寺庙中佛像及和尚的面,在一片惨叫声和悲呼声中,忠实的执行着吉秦的命令,倒不是他们多么有执行力,只是因为这件事十分简单而已。
零伤亡之下覆灭了八町城附近的一队乱民,吉秦心中没有任何喜悦的感觉,对手太弱,赢了不会有任何感觉,吉秦是这么想的,但是吉秦手下的豪强们却是个个洋溢着笑脸。前田庆次郎的心里也在喜悦着,也许在为自己赚取军功高兴吧。
打扫完战场,豪强们分出一小只队伍将战利品运回八町城及各自的领地,剩余的人则是跟着吉秦,再次朝着另一处暴民聚集地而去。
三天的时间,吉秦彻底将八町城附近的暴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