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本来十分凝重的气氛,在与吉那一声主公之后再次变得热络了起来,虎高站在与吉的身边,脸上也是泛滥着笑容,刚才若是与吉不及时说话的话,虎高也会替自己的儿子答应下来。≧ 虽然虎高与吉秦武士等级相同,都是浅井家的足轻头,并且虎高还是一个有知行的足轻头。
但是吉秦却有一个举足轻重的身份,那就是浅井家军师,这一个身份在有些时候比知行万石的家老都要管用,并且以吉秦的能力,收与吉为小姓,对与吉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藤堂家也能托吉秦的福,进入浅井家高层的眼中。
吉秦将与吉打回到了他母亲那里,宴席继续进行,喧闹声重新充斥了整个场地,前田庆次郎却没有再一次上场起舞,而是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和身周的藤堂家家臣们拼起了酒来。
虎高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热切的同吉秦聊起了自己的次子与吉的一切,吉秦也就听着。虎高下手位置上的长子高则也时不时的为自己的弟弟美言两句,看得出,两人的关系很好,或许是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吧。
宴席进行到傍晚便散了,吉秦与庆次郎两人分别住进了藤堂家安排好的屋敷,只不过吉秦住的要好一些,前田庆次郎住的要差一些。次日清晨,吉秦便带着前田庆次郎和新收的小姓与吉离开了藤堂村,只是与吉年幼,暂时和庆次郎共乘一骑。
原本吉秦的计划是离开了藤堂村后,下一站便是佐和山城,但是现在吉秦不打算再去见矶野员昌了,昨夜,犬太郎他们对于此次犬上郡一揆之乱的调查报告便出现在了吉秦的手上。罪魁祸的确是本愿寺。
但是背后推手却是六角义治,这个年轻的六角家新任家督,花钱请本愿寺动了这一场一揆之乱,意图等到犬上郡局势彻底糜烂之后出兵重占犬上郡,不过美好的憧憬却是被吉秦给打破了,六角义治因此大雷霆,不过却也收回了自己的驻兵。
吉秦本来前往佐和山城便是想和矶野员昌讨论一下六角义治在爱智郡驻兵的事情,如今兵马已退,吉秦自然是没有必要前往佐和山城了,倒是浅织同盟的具体情况必须尽快告知浅井长政,然后遍传全境。
一路快马加鞭,两天的时间便回到了伊吹旗木庄,如今的旗木庄已经完全建成,庄附近也修建了一座可容五千人生活的村落。至于从旗木城迁移过来的大部队们,目前已经进入了犬上郡,估计再过几天就能66续续的来到旗木庄了。
吉秦将前田庆次郎和小姓与吉交给了大祝鹤,庆次郎倒是没什么,作为吉秦的徒弟兼家臣,大祝鹤给他安排了一个独立的小院落。与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