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空旷的院落之中,浅井长政舞了一个枪花,随后大喝一声,便开始演练起了他自己领会到的百鸟朝凤枪法,吉秦便在一边看着,看着看着,吉秦却是陷入了沉思。
长政的枪法攻击有余而防守不足,并且只是得到了百鸟朝凤枪法的形,其中的精髓完全是连边都摸不到,按理来说,长政学了百鸟朝凤枪法应该会比只是被吉秦指点了一些枪招的本多犬太郎更强,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样。
这不得不让吉秦深思,很快,长政便耍完了一套枪法,呼吸略有些加重的持枪来到了吉秦的面前,吉秦看着长政,建议道:“主公,你的枪法已经没有了提升的空间,在武道一途已经无法再前进一步了,以臣看来,主公时至今日已有如此身份,武道一途便当作强身之用便可。”
吉秦的话无疑有些伤人,但是长政却并没有感到愤怒什么的,只是有些失望,对自己的失望。长政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看着长政期盼的目光,吉秦沉吟了一下,不是十分确定的说道:“或许兴福寺的宝藏院胤荣的枪法能帮助主公再进一步,不过想要进入一流之境还是不太可能。”
吉秦也不敢把话说满,毕竟事事无绝对,不过吉秦还是给了长政一些武道上的念想,果然,听完吉秦的话后,长政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些笑容,长政还年轻,自然还想着驰骋沙场。
随后,两人又谈了一些公事,吉秦便告辞离去了,目前来看,浅井家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事生,所以吉秦打算回旗木庄,一个是落实长政赏赐的一百石知行,另一个则是准备筹建新的忍者部队。
骑着小白龙咯噔咯噔的跑着,傍晚十分便回到了旗木庄。来不及见大祝鹤,吉秦便直奔庄中的评定室,并传令让滨吉,增田长盛等人来见自己。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旗木家在旗木庄的主要人士纷纷赶到,而吉秦亦是开启了旗木家在旗木庄的第一次评定。
弥次郎不在,旗木庄的一切事物皆由增田长盛统筹,所以评定会的主持工作便由增田长盛负责,眼见人都到齐了,吉秦给了增田长盛一个眼神,增田长盛便越众而出,手上一点准备都没有,但还是侃侃而谈道。
“启禀主公,新建旗木庄十分之完善,平时可供至少五百人居住,特殊时期可供两千人居住,可谓是一处大庄,这也是托主公的福。另外修建旗木村的时候,与隔壁的伊吹村的用水问题也已经解决。”
“另外,木叶屋近来几个月的利润相较于去年有略微的上升,山形屋经过一年的展也已经开始盈利,在下的报告便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