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想要与鹤谈谈嫁娶的事情,但是毕竟天色已晚,明天再说也不迟,是以吉秦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吉秦在自己的院子中习练着枪法,进入一流之境后,吉秦对枪法的感悟或者说是对武道的感悟越深了。对于百鸟朝凤枪和七探盘龙枪这两种枪法的领会有了达到了新的地步,而如此一来,吉秦对于自创枪法的渴望却是更深了。
须知当年赵云以百鸟朝凤枪出道,一路直达一流之境,但是却卡在了一流到一流之间,也就是始终武力只有九十五点,怎么都无法再进一步,后来成为刘备的手下,与关张日日切磋交流,才找到了突破之道,那就是自创一门更适合自己的武技,才有可能问鼎一流之境。
后来赵云征战沙场数载,才创出七探盘龙枪法,一举踏破一流之境的门槛,甚至厚积薄,武力值扶摇直上,成为九十八点武力值的猛人。
这一段记忆是吉秦突破一流之境后出现在脑海里的,百鸟朝凤枪最适合的是童渊,七探盘龙枪最适合的是赵云,两人都靠着这两门枪法达到了九十八点武力的一流之境。现在吉秦要做的,便是认真习练这两门一流枪法的同时,寻找属于自己的道,不然,吉秦这一辈子都只会卡在九十五点武力上不得寸进。
云停雨歇,吉秦收枪而立,看着小池塘中自己的倒影,静静的出神。鹤静悄悄的站在屋檐之下,手中捧着一盆清水,她是刚刚到的,见吉秦正在舞动长枪,便去打了一盆清水,想着待会为吉秦洗脸,擦身子。
与吉慢慢的走到后院中来,正要叫喊出声,却是见鹤对自己招了招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与吉看了看持枪站立在小池塘边的吉秦,低着头来到了鹤的身边。
“怎么,有什么事吗?”
鹤放下手中的木盆,带着与吉来到屋内之后,轻声细雨的问道。
“夫人,泷溪中忍求见,还带着一个中年人,似乎是找大人有事?”
与吉低头应道,虽然鹤还没有嫁给旗木吉秦,但是旗木家的人都愿意叫鹤夫人,这是鹤的人格魅力,刚来的与吉和庆次郎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便在心底对鹤有了一种认同,泷溪和光太郎也差不多,也许是鹤的和善和无微不至吧。
鹤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院子中的吉秦,随后才开口道:“你带他们来这里吧!等到主公回过神来,再和他们议事。”
“是!”
与吉迈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跑了出去,很快便领着泷溪和一个中年人进了来。与吉来到鹤的身边站定,泷溪则是带着中年人在鹤的面前七步远处站定。
自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