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没了推荐之后,收藏就开始掉了,这是真的忧桑了。≧求一波推荐票,谢谢大家了!)
请帖送出,各方反应不一,在旗木庄里,鹤便显得十分紧张,虽然吉秦总是让她放松下来,但是却收效甚微。
小谷城,正在书房中处理公务的浅井长政从小姓的手中接过了请帖,看完之后却是径直往自己的母亲,小野殿的住所行去,他要做一件事,这件事甚至涉及到自己已经隐居的父亲浅井久政。不过浅井久政现在还在琵琶湖上的一座小岛上养鱼,所以长政找自己的母亲便可以了。
请帖送到南近江蒲上郡日野城蒲生定秀处,蒲生贤秀恰好也在城中,是以看完吉秦送来的请帖后,贤秀迟疑的说道:“父亲大人,吉秦的婚礼我们去参加怕是不合适吧!”
定秀摸了一把自己的白胡子,点了点头后反问道:“在你看来,我们该如何做?”
贤秀心中早有定计,闻听父亲问起,便不急不缓的答道:“以我看来,吉秦的婚礼我等必然是要有所表示的,但是以义治殿下的性格,若是知道本家大肆为吉秦送礼,怕是不会让本家好过,是以我提议,派少部分人送一些心意即可。”
定秀沉吟了一下,随后拍板道:“吉秦应该会请甲贺各家,倒是派人与他们一起走便是了,至于六角义治那里,算了,六角义贤殿下在伊贺如何了?”
“还是跟刚去时一样,偶尔召见那些忍者们一次。”
“嗯,你去安排一下礼物吧。”
……
甲贺各家接到吉秦的请帖后,一时间亦是感慨万千,不过都纷纷表示愿意前往参加婚礼,杉谷善家甚至已经带着自家全部的忍者,举家提前出前往了旗木庄,很明显,是奔着投靠吉秦而去的。
请帖递到尾张,藤吉郎看完之后,也不管信长知不知道这件事情,闷着头,捧着请帖就往清州城天守阁冲,好在近侍们都认识他,有些和他还是好朋友,才让他见了信长,信长看完请帖,脸色阴晴不定。
“既然如此,他就不用想着娶阿市了,这次邀请了你,你便去吧,告诉他,同盟不变,婚约作废!”
说完,信长一把将请帖扔回到藤吉郎的头上,转身便踏步出了书房,藤吉郎将请帖收回到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倒不是因为信长的态度,而是因为阿市与吉秦的婚约被取消了,那他就有了娶阿市的可能了,想到这里,藤吉郎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往家走去。
按说浅井家的家臣们应该是比尾张,南近江的木下藤吉郎、蒲生定秀等人收到请帖更快的,但是他们的反应却是最慢最平淡的,大多都是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