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各位书友!快投起你们的票票来!)
“但是!”
原本纷纷转过头去的重臣们瞬间撇过头来,吉秦还听见了一阵喀拉拉的响声。≥看都不看他们,吉秦便知道他们的脸色肯定十分难看,长政点了点头,示意吉秦继续说下去。
“被动的防守,吃亏的终究是我们,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敌人会来进攻,那还被动的防守,各位大人是不是太那什么了。依我看来,在秋收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海赤雨三人的脸色十分难看,海北纲亲更是阴阳怪气的问道:“以旗木军师的高见,我们该做些什么呢?还请旗木军师指点一二!”
吉秦瞥了一眼海北纲亲,微笑着回道:“海赤雨三老是我浅井家笔头家老,久经战阵,在下倒是不敢指教,不过却是有一些建议可以供各位大人参考!”
说完,吉秦定了定神之后,继续说道:“先,我们要做好必要的防备,犬上郡和高岛郡都要提高守备……”
“切!”
海赤雨三人不屑的切了一声,打断了吉秦的讲话,不过吉秦只是看了三人一眼,便又继续说道:“提高守备只是做给斋藤家和六角家看的,我们的真正目的,是屯兵犬上郡,秋收之后,若是两家不结盟来犯还好,我等重兵攻入爱智郡,以六角家的力量,绝对挡不住本家虎狼之师,一郡之地,唾手可得。”
吉秦这是给大家画了个大饼,一郡之地说好拿也好拿,说不好拿也不好拿,得看实际情况,现在画个大饼还是可以的。赤尾清纲皱着眉头看着吉秦,冷哼道:“你当六角家是一群饭桶吗?说拿一郡就拿一郡。若是他们两家一齐来攻,又当如何。”
入套了,吉秦暗中一乐,随后正色道:“赤尾大人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若是大人觉得高岛郡和犬上郡不是本家从六角家攻下来的,那我也无话可说。”
赤尾清纲这一下,却是犯了众怒了,在座的重臣们都纷纷斜视了他一眼,三人团中的海北纲亲默不作声,高岛郡既得利益者雨森弥兵卫更是环顾左右,也不看他。
“主公,诸位大人,斋藤家若是与六角家携手来攻,只需书信一封与织田上总介大人,请他在斋藤家出兵之后,攻入美浓国便可,届时斋藤家必定投鼠忌器,主公再与我一千足轻,则斋藤家必败!”
吉秦说完,盘腿坐下,众家臣们亦是议论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吉秦的战略获得的利益更高,两家来攻,吉秦的武艺是得到众人信任的,他说能消灭一路大军,相比就算消灭不了也能牵制,到时候本家与六角家会战,没有斋藤家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