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木庄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吉秦每天锻炼一下自己的武艺,去各个地方视察一番,然后回到家与鹤温存一下,一天也就过去了,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新婚之后的第十天,太田终于带着果心和宝藏院胤荣来到了旗木庄,让鹤去找伢子之后,吉秦在房中接见了三人。
“大人,果心大师与宝藏院胤荣大师带到!”
太田带着两个中年人来到了吉秦的面前,单膝跪地之后,吉秦示意站立的果心与宝藏院胤荣随意坐下,随后又给了太田一个眼神之后,方才开口道:“久闻宝藏院大师枪法绝,果心大师的幻术冠绝天下,今日二位的到来,倒是让旗木庄蓬荜生辉啊,还请多住几天,让在下略表心意!”
两人盘腿坐下之后,果心便不再说话,只是眼睛一直盯着吉秦,像是要盯出花来一样,倒是宝藏院胤荣,闻听吉秦说自己是枪法绝的时候,微笑着连连摆手道:“旗木天忍的枪法才是冠绝于世,贫僧却是不敢在天忍面前舞枪,至于这多住几日嘛,贫僧如今枪法落入瓶颈,却是希望旗木天忍能够多多指点一二。”
吉秦哈哈一笑:“胤荣大师过誉了,在下虽精于枪,却不敢说胜过大师许多,我看,你我二人大可互相进步!”
“旗木天忍说得是,枪法一道学无止境!今后便互相进步吧!”
胤荣点了点头,先前所说不过是客套话,虽然吉秦打赢了上泉秀纲,但是胤荣也没和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交过手,对于两人的殊荣到底有些不服气,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除非真正比过,不然谁会服气谁来。
吉秦与胤荣客套了一番,便将头转向了一直不曾言语的果心处,开口道:“果心大师可是对在下不满意,若是在下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言明!”
果心面色平静,严肃道:“旗木天忍多虑了,在下只不过不善言谈而已。”
吉秦微微一笑,平静道:“大师看我这旗木庄如何,看我如何,若是让大师出仕于我大师又该如何!”
来了!
果心心中一震,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说了一个不善言谈,吉秦便直接向自己提出了招揽,不过这对于精通幻术,甚至能部分看透人心的果心来说,却是正中他下怀。胤荣看了一眼果心,作为同寺的僧人,自然是有一些了解的,沉吟之间便知道他已经有了打算,胤荣再看了一眼淡然微笑着的吉秦,却是心中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吉秦,还是为果心,或者说是为他自己而叹。
看着吉秦平静如水的眼睛,果心语气略有些激动道:“大人这旗木庄明暗之中皆有门道,以在下看来,非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