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悠闲的一天过去了,第二天早晨,吉秦用过早饭之后,便向着胤荣等人的住处走去,庆次郎将一行人安排在旗木庄前院之中,吉秦过去还是十分近的,刚刚走近,便听见了小院中传来的一阵阵叫好声。
清早习武效果好,这是吉秦大清早来找胤荣的原因,目的是期望借助于早上这段时间,通过与胤荣的交手,琢磨出属于自己的枪道。倒是没有想到,能够先观赏到胤荣徒弟们的试合。
径直从洞开的院门走入,胤荣的十位徒弟正端坐于房檐之下,为院中正在较劲的两人喝着彩,胤荣亦是端坐其中,不过却是面色平静,眼神锐利。吉秦的到来虽然影响到了房檐下的胤荣等人,却没有影响到场中正在枪来枪往的两人。
看了一眼场中八十四点武力的前田庆次郎和系统鉴定之后得知的八十一点武力的佐佐木长秀,吉秦盘腿坐在了胤荣的弟子为吉秦搬来的蒲团之上。
胤荣微笑着对身旁刚刚落座的吉秦说道:“旗木天忍,庆次郎近来跟你可是学得一手好枪法啊,想去年他跟我学艺之时,远不是长秀的对手,现在却能略占上风,实在惊人啊!”
吉秦嘴角一扬,轻笑了一声:“我还没有教他枪法,现在不过是基础打得更牢了而已!”对于这句话,吉秦的确是实话,不过在胤荣看来,却是有些看不起自己了,若是基础真的这么重要,为什么还要学各种枪法剑法?
胤荣眉头微皱,双目不曾离开场中长秀,嘴中却是道:“以旗木天忍之见,基础比精妙枪法更加重要咯。”
吉秦不是啥子,如何听不出胤荣话中蕴含的不屑,对于此,吉秦却是没有太多想要解释的**,对于现在沉迷于枪招的胤荣,吉秦知道,说的再多,胤荣也不会认同,反倒不如用事实来告诉他,两者到底应该如何看待。
吉秦轻声道:“胤荣大师,在我看来,精妙枪法很重要,基础也很重要,两者并驾齐驱,偏重一方便不能登顶绝世,若大师不信,你我两人不妨试合一番。”
“天忍的枪道贫僧向往已久,既然话已到此,那就先等庆次郎他们打完吧!”
胤荣嘴角挂起一缕微笑,与吉秦交手正是他想要的,至于说等庆次郎他们打完,也不过是想趁这段时间,给自己,也是给吉秦一个调整状态的时间,只有完美的状态下,才能有一场完美的比试,就像吉秦与上泉秀纲的天览之试一样。
两人身周的胤荣弟子们闻听两人要亲自下场试合一番,纷纷期待起来,只盼着场中两人的比试能够快点结束,这样一来,他们就能观赏自己师傅和旗木天忍的比试了,观看高手过招,对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