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喝茶,以我之见,还是立即向小谷城求援吧,两万大军,我们是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的!军师啊!”
八町城天守阁,吉秦悠闲的喝着茶,时不时还吧嗒一下嘴,面前的八町城城代小川佑忠却是不断的恳求着,焦急之色溢于言表,就差没有跪下给吉秦磕头了,眼见于此,同时也是为了安抚一下小川佑忠的心,吉秦从怀中取出了清早刚刚由泷溪等人从美浓传回来的情报。
“这是什么?”
小川佑忠疑惑的接过卷轴,皱着眉头问道,以八町城全城动员得来的一千人,加上吉秦带来的一千人,要跟两万人打,怎么看都是输,但是吉秦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莫非是这份情报?
小川佑忠既是好奇又是疑惑的打开卷轴,却是一下愣住了,只见上面如此写道:“九月二十五日,斋藤家自稻叶山城出兵五千,目标犬上郡,总大将为斋藤义龙本人,本阵三千人,前军五百人今早已到达西美浓不破郡,并与西美浓豪强们组成的三千军队汇合,现屯驻于不破郡的不破城下。”
“这!这!两千对八千,若是据城而守,以八町城的防御度,想必是可以守下的。”小川佑忠看完报告之后,心中一块大石头瞬间便放下了,也不去想什么求援的事了,而是想着怎么才能够守住八町城,只要能把斋藤军拖在八町城下,就是胜利,军功大把大把的。
看着小川佑忠略有些兴奋的脸,吉秦却是摇了摇头,小川佑忠急忙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妥?”
吉秦点了点头,随后平静的说道:“据城而守实为下策,城池再坚固,也有被攻破的那一刻,何况战争的主动权掌握在斋藤家的手里,是我不想看到的。”
对于吉秦平静的语气,和手中不断把玩着的茶杯,小川佑忠却是有些恼了,皱眉急声道:“旗木大人,不守城你想干什么,难道要出城野战?你这是送死!”
吉秦笑着说道:“小川大人,我就是要出城野战,若是大人不愿意的话,那就随便你吧。”
说完,吉秦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朝着屋外走去,小川佑忠顿在原地,等到吉秦拉开房门之后,方才吼道:“你这是胡闹,我是绝对不会让八町城的兵马跟你一起的!”
吉秦撇了撇嘴,没有理会,来之前吉秦已经让庆次郎去集结部队了,此次来见小川佑忠也就算是提前知会他一声,若是他愿意派出八町城的军队还好,不愿意也没什么,只要后勤有保证就行,以小川佑忠对浅井家的忠心,就算他不认同自己,也不会因为意见不合就断掉自己的粮草,如此一来,吉秦的目光却是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