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缕阳光照射在了吉秦的龙胆枪尖上,一名忍军快奔来,跑到吉秦的身边后,低声说道:“启禀大人,不破城下的五千斋藤军已经集结完毕,正在向着松尾山进!”
随后,忍军在吉秦的挥手下,奔向了来时的方向,吉秦收起端举着的龙胆枪,对着身旁同样如此的庆次郎吩咐道:“庆次郎,去集结部队,五千斋藤军,呵呵!”
庆次郎领命而去,吉秦却是带着与吉还有杉谷善住坊父子再次来到了松尾山上,站立于山巅,远远的便能瞧见东北方向有一只绵延数里的部队正在向着自己等人的方向而来,虽然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是从他们奔跑的度来看,明显是十分兴奋的。≥
至于他们兴奋什么,吉秦却是一清二楚,不过是那些将领想着击破自己,获得战功而已。吉秦看着远处的斋藤军,随意的问道:“你们觉得,该怎么用最小的代价,击破这五千斋藤军。”
与吉的眼睛看着东方傲立着的不破关,一言不。杉谷善住坊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吉秦的背影,咬了咬牙,上前一步说道:“大人,我认为,我等不如盘踞在松尾山上,居高临下,再以铁炮之利,死守松尾山,如此一来,五千斋藤军久攻之下,必然退去,可以达到大人方才所说之效果。”
吉秦头也没回,平静的说道:“若如此,我也不会从八町城出来了。”
杉谷善住坊如霜打的茄子一般退回到了与藤次的身旁,看着自己的儿子的建议没有被采纳,与藤次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只是轻拍了拍善住坊的后背,便也一言不起来。
山顶的风吹了好一会儿,与吉指着东北边山下不远处的不破关说道:“主公,不破关真是雄伟啊,若是我们据有不破关……”
后面的与吉没有再说,因为他现,自己要说的和杉谷善住坊之前说的没有太大区别,再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与吉停住了。
吉秦叹了口气,眼见着山下庆次郎已经集结好了军队,便说道:“军队集结完毕了,我们走吧!”
“是!”
与吉三人连忙跟上,看着吉秦的背影,都是暗自叹了口气,三人都知道,这一次都没有在吉秦的心里留下什么印象,只能等下一次的机会了。
骑在小白龙的背上,吉秦看着面前的一千足轻以及一百铁炮忍军,高声说道:“今日一战,势在必得,跟随我!我将带领你们,赢得荣誉与赏赐!”
“嘿嘿吼!”
吉秦的战前动员很简短,却很有效,为什么打仗,对于吉秦等人来说,打仗是为了知行,而对于士兵们,则是为了钱和粮食。作为曾跟随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