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近正午,查探到斋藤军最快也要午时之后才能到的吉秦为了给部下们改善一下伙食,便派前田庆次郎带了一百足轻进关原町里扫荡了一下,抢了足够一千多人食用的粮食,为吃梅子饭团做干粮的旗木军好好的改善了一下伙食。
吃饱喝足之后,吉秦甚至命令军队原地休息,对此,不破关上的守军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不过不破关只有三百足轻,守将却不敢单独出兵,只想着监视着这个一点都不懂军事的敌军,等待斋藤军的到来。
吉秦真的不懂?当然不是,做出一副没有丝毫军事常识的样子只是为了引诱斋藤军而已,斋藤军中的统帅也不是傻子,从不破城急行军到不破关,三个时辰的狂奔,再见到吉秦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若是休息都不休息的就冲过来,那才真的是一点常识都没有了。
为了麻痹斋藤军统帅,吉秦才会让军队原地躺下休息,既可以修养又可以迷惑敌人,多好啊,何况有忍军四散在各处,吉秦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突袭。
而在斋藤军的行军队伍中,听从竹中半兵卫建议的安藤守就也找到了稻叶一铁、氏家卜全、不破光治三人,将半兵卫的顾虑说成是自己的顾虑后与三人一说,便引得三人的赞同,之后四人便联合起来,向长井道利施压,迫于四人合在一起的影响力,加上长井道利本身便有了战前休整一番的想法,便借着这个台阶,答应了下来,传令全军再次加快度,到达不破关后再行休整。
竹中半兵卫骑着战马奔跑着,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是觉得旗木吉秦不会让他们这么容易的休整,一定有其他的后手逼迫斋藤军急行军之后立即与其决战,但是这个后手是什么,半兵卫却是一时之间猜不出来。
忍军将斋藤军加快度的消息立即传回到了吉秦的耳中,对此,吉秦却是心中暗笑,加快行军吗?看来是打算快点到达不破关休整,然后休息好了之后一举击败我啊,不过我都这样了,你看完能不立即冲出来?
庆次郎不断的在吉秦的身边徘徊着,面色焦急,几次看着吉秦都是欲言又止的,听完报告的吉秦挥退忍军之后,便对着庆次郎喊道:“庆次郎,你晃来晃去的干什么,要是没事干,就给我睡觉去!”
吉秦一喊,庆次郎立即停了下来,急声道:“老师!主公!敌人最多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了,若是不把军阵布好,敌军五千人一拥而上,您就是战神转世也只能大败而归啊!您还让我去睡觉,我哪睡得下去啊?”
看着奇装异服的庆次郎一脸焦急的样子,吉秦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庆次郎又一急:“您还笑得出来,若是您不懂战阵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