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令全军,布阵!”
一个个旗木军士兵被叫醒,慌乱的拿起武器,乱哄哄的布起阵来,刚刚出得不破关的长井道利骑在战马之上,看着远处乱哄哄的旗木军,大笑不已,传令传军立即前进,斩下旗木吉秦头颅者,赏百贯。 ≦
斋藤军的士兵们顾不得全身上下肌肉的不断颤抖,全都靠着获得重赏的一股意念,托着疲惫的身体,凶猛的朝着旗木军冲去,长井道利更是和几个同骑战马的武士冲在了最前面,他仿佛看见了旗木军的恐惧。
“老师,敌人已经攻过来了!怎么办?”本来在树荫下假寐的庆次郎骑着战马焦急的跑到吉秦的身边问道。
吉秦不满的看了庆次郎一眼,喝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你也不看看敌人都成什么样子了!”
庆次郎被吉秦一喝,总算是镇定了许多,疑惑的看向了正向己方奔来的五千斋藤军,眼神却是越明亮了起来。
“老师,以他们的体力,怕是已经到了极限,而且他们最快的距离我们已不足百步,最远的也刚刚出不破关,战线绵延好几里,待会我带人冲一阵,必定能击溃他们。”
吉秦摇了摇头,驾着小白龙,手中斜执着龙胆枪,缓缓的带着本阵往前阵走去,庆次郎紧随在吉秦的身边,疑惑的看着摇头的吉秦。
“会给你冲杀的机会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敌人虽然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但是他们的士气却还是十分高昂,这个时候冲上去的话,就算能够凿穿敌军,怕是也无法击溃他们,徒增伤亡,甚至功亏一篑,满盘皆输。而这样的结果不是我要的。”
吉秦看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面向颇老的武士,平静的说道,而在吉秦的身前,杉谷善住坊父子已经悄悄的抬起铁炮,瞄准了这个冲得最快的骑马武士,只等到达有效射程之后,立即将其射杀。
庆次郎脸色有些黯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斋藤军,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长枪。冲到距离旗木军不过百丈远的长井道利赫然现,短短的时间之内,原本还十分慌乱的旗木军如今居然已经军容整齐的布好了阵,而不是已经崩溃逃跑,一时间脑海中闪过一个撤军的念头。
但是已经冲到了这里,若是自己下令撤军的话,恐怕就不是撤退了,而是大溃败,而后果长井道利却是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五千人被一千人追着满山遍野的跑。一瞬间长井道利后悔了,如今己方武士还好,毕竟大都还是有战马骑乘的,体力消耗并不是太大,但是士兵却不一样了,士兵急行军了这么久,现在还能跑起来完全是自己之前的那一句重赏,可以说己方一旦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