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次郎,指挥好军队!”
吉秦躲过一名武士射过来的一箭,趁机回头冲着前田庆次郎喊道,眼见庆次郎慢了下来指挥军队冲杀之后,吉秦方才一夹马腹,小白龙如电般激射而出,吉秦的目的很明确,一人一马一枪,从斋藤军前军一直杀到队尾,以此达成凿穿的效果,能够迅击溃斋藤军全军。≥
以斋藤军目前的状况,少部分聪明的已经看出来斋藤军大势已去的家主纷纷带着自己家的武士向四面八方逃去,大部分前军却是与中军挤在一起,混乱不堪,后军一脸懵逼的顿在原地,不知所措,一旦吉秦完成凿穿,那么,满山遍野的全都会是拼了命逃跑的斋藤军。
吉秦一袭白衣,外搭一件鹤亲手为他制作的具足,骑着雪白色的小白龙,手中挥舞着银白色的龙胆枪,如一位白色修罗一般,不断的收割着斋藤军武士与足轻们的生命。
中军之中,稻叶一铁看着不断向自己等人冲杀而来,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旗木吉秦,以及正在有序又高效的收割着斋藤军的生命,至于四散而逃的斋藤军,以他们如今的身体状况,关原町附近可还游离着为数一百以上的忍军,结果可想而知。
稻叶一铁愤怒的拔出手中的太刀,正打算迎着吉秦往前冲,身旁的儿子稻叶贞通慌忙一把拉住了冲动的一铁,急道:“父亲,旗木吉秦是谁你不知道吗,这个时候冲上去就算能挡住旗木吉秦,也挡不住我军兵败如山倒的事实,父亲,父亲,我们撤吧!”
稻叶一铁被自己的长子这么一拉,也清醒了许多,方才不过是看西美浓一名与自己关系不错的武士惨死在吉秦的枪下,一时冲动忘记了自己与吉秦之间的差距,如今看着贞通急得通红的双眼,和死命的拽着自己的双手,悲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我稻叶一铁征战数十年,鲜少败绩,如今却败得如此之惨,可恨啊!”稻叶一铁将太刀一把插入土里,看着四周或是疲软倒地已然认命的足轻,或是撑着手中的武器,拼命向着四周逃散的士兵,叹了一口气,下令道:“能撤的都撤吧,不能撤的,就留下来阻击敌人!”
说完,一夹马腹,带着一脸庆幸的稻叶贞通及几名随同参战的稻叶家家臣,挥舞着马鞭,看也不看四周的士兵,飞也似的朝着不破关逃去,凡是有敢于阻挡道路的人,皆是被稻叶一铁骑着战马直接撞过去,与他相同做法的,还有很多。
率领着一百二十名部下,竹中半兵卫飞快的在后军穿梭起来,此时前军虽败,中军也有向后撤退的迹象,但是后军还没有乱,只是不明所以而已,而能骑在战马上跑到附近小土坡查看前军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