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野战,打了近两个时辰,三个多小时,加上打扫战场,核验首级,记录军功这一系列弄下来,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吃过饭团之后,吉秦便下令全军休息,一场屠杀下来,军队减员不到百人,体力消耗虽然相较于斋藤军少了许多,但还是有很大的消耗,若是要想完成今夜的夜袭,不早点休息是不行的。
找了一处寺庙,士兵大多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寺庙里面或者周围,而吉秦等人却是在寺庙的大殿之中,商讨着如何拿下不破关,带着部分忍军分布在旗木军四周的大本与川次郎也赶了过来,既是汇报忍军的战国,同时也是来向吉秦问计的。
“启禀大人,忍军共斩杀敌人八百余人,其余,其余已经逃散。”大本红着脸,不敢看吉秦的脸色,川次郎也是一样。
吉秦面色十分平静的点了点头,虽然比自己预想的要少了一些,但也还算可以了,也就不打算训斥他们,而是安慰道:“人在绝境之时,会爆发难以想象的潜力,你们能杀八百也还算可以,毕竟还不熟悉,回去以后再加强训练,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是!”
川次郎与大本松了口气,之后便直起身子,恭敬的跪坐在一旁。吉秦首先看向杉谷善住坊道:“这次你做的很好,无论是射杀对方大将,还是指挥铁炮队阻击敌军都做得十分出色,这一战你是一番功,暂且记下,回去之后再行封赏。”
杉谷善住坊闻言大喜,连忙拜谢吉秦,杉谷善住坊知道,这一次野战可以算是这次和斋藤家对战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合战了,至于随后的夜袭不破关,还有后面更多的会战都是小功劳,只要后面的战斗表示的不是太差,那么这一场战役下来,杉谷善住坊都会是一番功,怎么容得杉谷善住坊不高兴,而与藤次也同样十分开心。
随后,吉秦看向了一旁有些不服气的庆次郎,沉声道:“庆次郎,此番你是二番功,可有什么异议?”
吉秦知道,庆次郎肯定是觉得自己让他去指挥军队,不让他杀敌,要不然肯定能得个一番功,但实际上,若是让庆次郎去杀敌,不过是捡吉秦漏的而已,远不如指挥军队来的功大,不过庆次郎却并不明白这一层关节。
庆次郎看了一眼虽然端坐在位,但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的杉谷善住坊,瓮声瓮气的说道:“老师,我没有什么异议,只是,为什么不让我随您一起冲杀。”
吉秦看着庆次郎,刚才庆次郎看杉谷善住坊的动作自然是被吉秦收在眼底,再听庆次郎这一番表面上没有异议,但是实际上异议十分之大的言论,吉秦笑了,不光笑了,笑完之后吉秦更是对庆次郎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