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无名山脚下,竹中半兵卫眺望着远处依稀可见的不破关,一脸的挫败,随后扭过头,与安藤守就等逃出来的人一同,朝着不破城跑去,为何是跑,只是害怕旗木吉秦派人来追而已。
在不破关中,吉秦看了一眼地道的入口,随后扭头便走,“封死这个地道,加固关防,我们要在这里守备一段时间,直到主公传来消息,击败六角义治为止,另外,派人去把庆次郎他们叫过来。”
“是!”
一直跟随在吉秦身旁的川次郎连忙应是。吉秦找了一处干净的小屋,和衣睡了下来,白天一场大战之后,吉秦便没有休息过,如今已经彻底安定下来了,守备也安排杉谷父子去弄了,现在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第二天一早,吉秦来到关墙之上,看着升起的朝阳,微微一笑,庆次郎撇着嘴站在吉秦的身后,看样子还是没有想通吉秦说的话,不过吉秦也不打算再提起这个事情了,如果庆次郎不来问的话,吉秦是不会解释的。
“主公,忍军传来消息,斋藤义龙本阵已经得知了长井道利关原惨败,五千斋藤军全军覆没的消息,现在正在加快速度往不破关赶来!”
与吉走近了两步,来到吉秦身后恭敬的说道,看着吉秦的背影,与吉的眼神中满是崇拜。看了看远处还属于斋藤家的不破郡,吉秦淡淡的“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与吉迟疑了一下,随后又问道:“主公,昨夜抓住的一千斋藤军该如何处置。”
“这件事不是交给了与藤次吗,为什么还来问我。”
吉秦的语气有些严厉,与吉忐忑的咽了口口水,解释道:“主公,杉谷与藤次大人打算将他们全都留下来,等战后带回旗木庄当苦力,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妥当,所以,所以才打算向主公问询一番。”
吉秦侧过了身子,看向了与吉,良久方才缓声道:“既然交给了与藤次,那就要相信他,不过斋藤义龙本阵还有三千人,是我军的三倍,留下这一千俘虏的确没有必要。既然是你想出来的,那就你去下令吧。”
“是!”
与吉舒了一口气,迈动着小胳膊小腿兴奋的朝关下跑去,庆次郎切了一声,靠在了关墙上,抬头看上了天空。吉秦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庆次郎,你是不是很想上阵冲杀!”
“是的老师,我只想上阵冲杀,指挥士兵虽然我会,但我不喜欢,希望老师以后不要强迫我了。”
“那好,以后你负责冲杀,我坐镇军中,指挥全军,怎么样?”
“好啊好啊,谢谢老师!”
吉秦转身下了关墙,留下庆次郎一个人在上面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