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日,吉秦站在不破关关墙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三里外的斋藤军军阵,军阵之前排列着一排排的云梯,看着身处于中军本阵的斋藤义龙,吉秦的面色平静如水。≥≦
川次郎他们还没有买回火药,以如今不破关存有的火药数量,只够一百铁炮忍军一人一炮的,对于守城来说,是不怎么够的,对于打击斋藤军士气倒是还可以。
庆次郎指着斋藤军军阵之前的云梯却是忽然笑道:“老师,您看斋藤军的那些蠢货,准备的云梯都是刚刚能够到一半关墙的地方,斋藤义龙难道就不知道不破关有多高吗?”
刚说完,便见斋藤军的士兵开始动了,一排排的云梯被两两相接,组合在了一起,如今的长度,却是能够到不破关的墙垛了,只是斋藤军有攻坚的士兵吗,吉秦不敢肯定。而从不破关上望去,斋藤军本阵之中似乎正在召开着什么会议。
不破关三里外斋藤军本阵,斋藤义龙扶着太刀端坐在小马扎上,身前两旁家臣们正襟危坐着,等待着斋藤义龙训话。
“诸位,不破关便在眼前,此关事关我美浓西面门户,若是不能夺回,则本家将会完全暴露在浅井小儿的刀锋之下,诸位可有良策,能够尽快夺回不破关。”
斋藤义龙虽然是向在场的家臣们问计,但实际上眼睛却是一直看着原本不破关守将长柄次廊坊,很显然,是让这个对不破关最熟悉的人献出一条计策,不过由于丢失不破关的缘故,斋藤家侍大将长柄次廊坊一直低着脑袋,不敢看主公斋藤义龙,倒是没有看见斋藤义龙想要给他的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跟随斋藤义龙从稻叶山城而来的侍大将原赖房沉吟了一会儿,率先道:“主公,旗木军远道而来,必定粮草供应不畅,我等不妨围拢不破关,切断不破关与浅井家的联系,以此形成笼城之势。”
在场的诸人皆是点了点头,从目前来看,这是最稳妥的办法,远比强攻不破关要来得轻松得多,况且不破关整体呈长方形,南北两面虽与山连,但与其说是山,倒不如说是两座小土坡,最高处也不过八米,还没不破关关墙高,而且南北两面的关墙也很短,不过八米,相对于东西两边近八十米的关墙,的确是不值一提的。(以上关于不破关的描述,纯属作者瞎扳)
至于不破关中稻叶一铁等人逃跑用的密道,大家都没有提起,作为一堆能够领兵打仗的武士,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懂的,就算密道没有被旗木吉秦封掉,但是谁敢带兵进去,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义龙见原赖房的提议都得到了家臣们的认可,便也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又说道:“云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