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杉谷善住坊求见。”
傍晚,吉秦正在房中看着军略书,与吉在屋外道,“让他进来。”
与吉应了一声,很快,杉谷善住坊便脱鞋来到了吉秦的身边跪坐了下来,沉声道:“大人,斋藤军南北西三面的部队都向着斋藤军本阵而去,会不会是故意放开西面通道,好趁我们派人出去征粮草时伏击我们。”
吉秦看了杉谷善住坊一眼,沉吟了一下才道:“通知庆次郎,让他集合部队待命,以他们现在军中大规模出现腹泻情况来看,他们要撤退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不过还得去看看,走,随我上关墙!”
吉秦说完便起身穿上鞋带着与吉和杉谷善住坊登上了关墙,吉秦刚刚上来,山谷与藤次便来到了吉秦的身边,低声道:“大人,斋藤义龙军现在正在用饭,再有半个时辰不到,斋藤军所有部队便能集结完毕了,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趁这个时候出去搜集粮草?”
吉秦摇了摇头,走到墙边,借着夕阳余晖看着斋藤军本阵,大部分士兵都捂着自己的肚子,慢慢的吃着饭团,见状,吉秦冷笑一声,腹泻还吃凉饭团,若是斋藤军不选择撤退还好,结阵而守就算他们拉肚子拉的腿软,吉秦也不会选择冲阵,但若是斋藤军撤退了,没有军阵的守护,一个冲锋,月色下的斋藤军最好的结果就是崩溃之后四散而逃,不好的结果,就是刚好腿软了,跑不动,被屠杀。
“传令全军,吃饭!另外,让大家吃饱一点。”
与吉应了一声,跑向了关内,而杉谷父子则有些发愣,良久才小心的向吉秦询问道:“大人,这是不是有点草率,难道说斋藤军今夜要跑?”
“还不笨,你们也下去准备一下吧,今晚有得忙了。”
说完,吉秦也下了关墙,留下杉谷父子在城墙之上,与守备士兵一起啃着饭团。
斋藤军本阵,所有士兵都已经全部汇集完毕,家臣们围聚在斋藤义龙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天完全黑下来。
最后一丝余晖消失,黑暗笼罩了大地,月亮也被云遮了起来,一直在等待着的斋藤军终于动了,武士们牵着战马,足轻们捂着肚子,一个个掩着鼻子,丢下了所有不能随身携带的东西,用最快的速度朝不破城的方向跑去,一开始的时候还有行军阵形可言,到了后来,越来越多的士兵或者武士跑到路边拉完之后又跟上,然后又拉完又跟上,渐渐的,队伍拉了十里远,而由于斋藤义龙本人亦是拉肚子拉个不停,所以斋藤军的行军速度可谓是十分的缓慢。
而在不破关内,吉秦骑在小白龙背上,身后是近七百士兵,铁炮忍军和两百弓足轻都被